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薛徐】【恶搞向crossover】这是我表哥和他爱人5


(5)

半天逛下来宾主尽欢其乐融融,沙瑞金甚至还和薛岳互相加了微信,想着以后分享菜谱交流心得什么的也方便些。
吃饭是去的京州最有特色的老字号酒店,画风迥然不同的两对,却因为长相相似的缘故,倒真像是两对亲兄弟。
做服务员的小姑娘眉目娟秀身材曼妙,穿着青花瓷风格的旗袍,端了四杯近两年很热门的金山生态茶上来后,就躲在一边小声窃窃又不那么窃窃地说,这简直是中老年183club。*
徐院长闻言就抬起脸来冲她们笑,真个眼若桃花,一把年纪,照样看得小姑娘们蓦地就红了脸;李省长把菜单推给他们,顺手拿过沙瑞金的手机,十指翻飞,很有效率地搜了搜那个什么club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薛岳看了他家徐院长一眼,眼神带煞。徐悲鸿茫然地看回看他一眼,不知道又是哪里惹到这个老虎仔*了。但还是下意识地坐正了一些,看着小姑娘们泛着珍珠也似的光芒的脸庞,操着软绵绵的调子同他表弟讲:“你们京州水土果然好,人物灵秀得很呀。”
赞美得十分热切诚挚。
李达康没太领会他的意思,放下手机笑了笑:“山水更灵秀。光明新城,才落成的,吃完饭我们就去;回头你再到林城看看我搞得那个开发区,藕荷湖,玫瑰园,你肯定喜欢的。”
提到自己的杰出政绩,眉目间是掩不住的得意,两眼亮晶晶的。
沙瑞金倒领会了徐院长的意思,更同情地看了薛岳眼里越发浓重的煞气一眼,忽然觉得他的达康同志不解风情也有不解风情的好来。他清了清嗓子,把菜谱往薛岳那里推了一推:“爱吃什么,尽管点。”
薛将军接过菜单翻了翻,说:“悲鸿喜欢吃湖鲜的,鱼是性命,有了蟹不要性命*。您二位可有忌口么?”
沙瑞金笑着说:“你们点就是了,我是无所谓的。达康更好说话,记得给他点两个新嫩的时蔬就好。”
正好金秋蟹肥,点了一盘清蒸大闸蟹,每人一对,薛岳把自己那只团脐的也让给了徐悲鸿,只是等他美津津地吃完,就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来,用筷子夹了好几片糖姜出来*。
徐院长乖乖地凑在他筷子上吃了,吃完还伸出舌尖,舔舔嘴唇。
嫩粉的舌尖把薄薄的嘴唇舔出润泽的水光来,眉头稍稍蹙了蹙,说:“这次的姜买的不好,太辣。”
说不出的清纯冶浪风情万种,直叫坐他斜对面的沙瑞金都没敢多看。
端茶的小姑娘在后面激动地直掐端菜的小姑娘的胳膊。
“辣的才是好姜,效用好。”薛岳习惯了似的,转过头一脸淡定地和沙瑞金介绍:“他脾胃弱,受不得寒,尤其是吃过蟹,要吃些糖姜镇一镇。”
李达康两口扒完了沙瑞金给他剥的那满满一壳蟹肉,正想吃上汤娃娃菜,看到一筷子糖姜递到了自己眼前。
沙瑞金眨了眨眼睛,眼底有一点不自觉流露的期待。
达康省长斜了瑞金书记一眼:“沙书记,会不会好好吃饭?姑且不论咱俩的身份,大庭广众之下,俩五六十岁的老头当众互吃口水,您说像话吗?”
说着拿了那个被他扔一边的蟹壳凑过去,叫他:“放进来,我自己吃。”
旁边的徐院长无辜地眨了眨眼,薛岳面不改色,给他夹了一筷子清蒸鱼到碗里。
沙书记气定神闲从善如流把筷上的糖姜放进蟹壳里,坦荡得一本正经,脑子里却没由来地冒出来一句话。
同人不同命。

————————

*183club:也算是暴露年龄的偶像组合了……
*老虎仔:薛将军小名,剧中蒋公是直接叫虎崽的。
*鱼蟹:见电视剧《徐悲鸿》设定
*糖姜:剧中徐院长有很严重的胃病,靠吃糖姜暖胃养护和止痛。


对自己的话唠感到绝望。徐院长舔嘴唇请戳我主页看图。

评论(61)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