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土太出道记(3)

沙李黄昏恋:

完全是《鳏寡孤独》背景下的展开,人设属于兰台少卿太太。


电脑快没电了,写完也没怎么看,先发上来吧。




==================================================


   李佳佳在屋里觉得干什么都抓心挠肺的。


   她看了眼群和lofter,发现两处都在金蛇狂舞庆重逢。


   萌水表就是这样,新闻跟踪行程,官方配对成双。啥时候铜矿、啥时候重逢、啥时候疑似闹脾气(?),圈子里的人比她这个蒸煮的女儿还了解。




   lofter上还相对含蓄,大部分都是柔情蜜意的小甜饼。比如:


   “沙瑞金想,这才短短四天,却已经感觉思念成狂了。他贪婪地凝视着眼前人,恨不能把李达康缩小了时时带在身边……”


   “李达康素来冷心冷情,此时也被沙瑞金盯得窘迫,脸上不禁浮起红晕。他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问了两句这次调研的成果,就心疼他风尘仆仆的疲惫,赶着沙瑞金去洗澡休息了……”


   “浴室里忽然传出沙瑞金低低的声音,像是不好意思似的,说忘了拿衣服……”


   李佳佳:???


   去他娘的浮起了红晕,去他娘的不好意思!醒醒啊同志们,沙瑞金字典里绝对没有不好意思这四个字,他只会光明正大地指使我爸做这做那!还有,你们也知道就四天没见啊,要不要搞得跟金风玉露一相逢的牛郎织女一样啊?


  


   李佳佳很暴躁,尤其有些她还还不是很有底气反驳。


   比如QQ群上讨论的热烈的这些。  


   “我感觉水大这次行程确实很满啊,最后脸都沧桑了……”


   “楼上黑砸!我水大睡一觉又是水灵灵的汉子!”


   “水灵灵的汉子是什么鬼?金刚芭比吗???”


   “喂喂喂,楼歪了。我也有感觉你沙这次行程赶的急,是不是那啥……”


   “夙兴夜寐?”


   “辗转反侧?”


   “思念成狂?”


   “色心大炽?”


   “咳咳咳……我们群今日药丸(1/1)”


   “严肃脸,如果这么辛苦,今晚岂不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


   “本来心就没有余吧。泥萌想,wuli康康这种人,一定是工作优先的啊。必须先把调研成果总结整理,再图其他……”


   “然后水大就睡过去了是么……”


   “留下了悲伤的泪水23333”


   “hhhh到底要替谁悲伤啊我好惆怅”




     李佳佳:请替我悲伤。


   


   “不过我对水大的体力有信心!”


   “有信心+1”


   “就算体力坚持不住,也相信你沙分的清什么是轻重缓急【沙瑞金的微笑.jpg】”


   “哈哈哈哈对!畅想一下本来尼康在书房对着规划图思考调研报告,你沙凑到他耳边说……”


   “爱我永不变?”


   “住口!!唱出来了啊阿啊啊啊!”


   “你们好烦!!能不能关心一下领导人们的身心健康啦!这样会萎的2333”


   “反正我觉得今晚一定发生了什么【微笑中透着疲惫.jpg】”


   “哪位大大开个车嘛,这么好的梗!”


   “+1,你沙为了早日回家千赶万赶,结果某人还不风情,妄想晚上加班……”


   “然后当然被书记大人怒而加班♂啦!”


   “沙瑞金无奈地看着眼中只有规划图的人。李达康边指着规划图边想征求沙瑞金的意见,却发现沙瑞金已经靠的太近了。他沉沉的声音嘟哝在耳边’达康,我生气了’。李达康感受到沙瑞金热的有些发烫的大手插进自己的指间,带着自己一路向下。皮带滑落在地,汗液伴着喘息蒸腾着情欲,热辣的拥吻渐渐失控,沙瑞金顺着眼前人单薄的脊背揉捏到纤瘦的腰肢,总有能把他折起来揣进兜里的错觉。’乖,把腿抬起来’……”


   “我尽力了,楼下继续!”


   “啊啊啊楼上好手速!”


   “受不了这个乖啊啊”


   “暴风哭泣求下文!”


   “…………”


   


   啊!!!!不要说了,我有画面感了!李佳佳内心呐喊。


   她冲进浴室,把水开到最大,企图把一个小时前那诡异的安静和忽然的声音、那封闭的书房和独处的两人、那昏黄的灯光和整齐的书桌从脑海中强制冲走。可是那句“乖,把腿抬起来”时时萦绕在耳边,还是模拟真人版全方位立体声,简直要把她循环崩溃了。


   


   了无生趣的李佳佳决定远离网络和现实,早日回到梦乡,明天就是新的一天了呢。


   结果晚上苹果撑得她实在难受,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正想着要不要起来做点平板支撑,就听到书房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放心,佳佳睡了。”某人的气音都能听出一万分心满意足意犹未尽。


   “去倒杯水,渴死了。”


   “我先抱你回去吧。”


   “可别,万一您腿一软,到时候保健医生一看哟呵!”


   “谁腿软?共产党人可要实事求是啊达康同志。来吧,我背你总行了吧。”


   窸窸窣窣一阵声音过后,又听到有人到楼下倒茶,屋子里才渐渐安静下来。


   


   万籁俱寂时,李佳佳打开灯和电脑,心想死就死吧反正也过不了了。


   一代大佬著名沙黑木子人土土的太太横空出世。





评论(8)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