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衍生】【薛岳x徐悲鸿】黄暴段子合集·续

你们要的tbc……
前文见首页。
所以为什么这玩意儿还有续啊我也不知道……
总之看了三分之一的剧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这次没有上次那么ooc。(呵呵)
我要开始圆剧情了。(别信)
————————————


【借钱·续】

等到薛岳玩得尽兴了,徐院长也差不多快昏过去了。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徐院长趴在床上,腰酸腿软屁股疼。眼角余光看见薛将军叼着烟光着上身,正站在窗口桌边打电话。
月光是银白色的,将军是古铜色的,银白的月光照进来,勾勒出古铜的人体上完美的肌肉线条,对比鲜明,而男人的线条之优美流畅几乎可以媲美米开朗基罗的雕塑。
徐院长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想用眼睛和脑子把这完美的线条记下来。
见美心喜大概是他这辈子都改不掉的毛病了。
手指无意识地在床单上勾画了几笔。
徐院长忍不住抱着被子想,也不知道薛将军会不会愿意给他的学生们当人体模特……应该是不会愿意的,毕竟是堂堂党国一级上将*,不可能脱了衣服去中央大学给学生们当石膏像。
虽说真的开了口,未必不能成,但这个小赤佬流氓得很,真要是开了这个口,还指不定要怎么被欺负为难。
徐院长自己抬手揉了揉饱经磨难的老腰,委屈地蜷缩了一下。
喉咙口的口腔上表皮粘膜经历了正常情况下绝不会有的粗暴刺激,好像是有点肿了,牵连整个喉咙都隐隐作痛。
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徐院长躺在那里听薛岳讲电话,委屈巴巴地想,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了,也不至于要……
薛岳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对,三千块现大洋,现在就要。”
徐院长先是一喜,只待有了这笔钱,就可以……
他忽然皱了皱眉头,艰难地撑起身来问:“不是、不是四千块么?”
薛岳失笑,回身看着他,两句讲完了电话。
徐院长强撑着断腰坐起来跟他算:“你说我、我要是自己……就算两次的。你后来又……了两次……一次一千,不是应该是四千吗?”
薛岳两句话挂了电话,插着两手看过来:“哦,原来在徐院长心里,我薛某人还会印大洋啊?”
徐院长瞪大了眼睛。
薛岳倒是理直气壮:“一时半会儿能弄到三千很不错了。我一个穷当兵的,哪里有那么多钱?我去百乐门包他们的台柱子,一个月可能都不要一千现大洋。睡你,一晚上三千,可真够贵的。”
徐院长气得要死,指着他说了好几个你,趴回床上直倒气,嘀咕着什么言而无信,混蛋无耻,后来连吴语乡音都冒出来了,什么小赤佬,细棺材*之类的。
薛岳听他骂人都觉得可爱,开了灯就看见徐院长一双桃花眼都气红了,水蒙蒙的。
他就低下头去亲了亲他的鬓角:“三千不够?”
徐院长不想跟他说话,大半张脸埋在被子里,只露着一只眼睛。
薛岳在他耳尖上咬了一口,说:“要不你叫声好听的来,我再去借点儿?”
徐院长在心里算了算,三千堪堪足用。他是惯不肯白受人情的,何况要薛岳为他举债,又是什么样的身份立场?借钱已是万般无奈,是绝不能再开这个口了。
就把仅剩一只眼睛也埋进了被子里去,没搭腔。
薛岳在他耳边低声笑,低沉悦耳:“不要算了。还有土豆炖牛肉,我去给你热一热,吃完再走,嗯?”
徐院长没说不要。
吃完土豆炖牛肉,薛岳亲自开着吉普把揣着三千块大洋、走路都还在腿抖的徐院长送了回去。
还真的搭了一箱牛肉罐头做添头。


【熟人】

隔了些日子,遇到了内政部的次长张道藩。
薛岳是军人,虽然不屑于打听家长里短,但是知己知彼的道理也让他重视情报,他对这位张次长远比对方以为的了解。
包括蒋碧薇的事。
包括是谁揭发的那位徐院长通共的事。
但这都不是可以拿到台面上说得。张道藩对他客气热络,他知道是因为委员长的面子老大,倒也没有刻意冷淡,就是寻常搭话。
一来二去,不知道怎么就把话绕到了徐院长身上。
张道藩的语气是提起老朋友的温和热络,好像他做过的那些事情都是不存在的,薛岳低头想笑,掏烟掩饰。
就听张道藩说:“薛司令*也认得悲鸿?他是率性天真的艺术家,不太会交际周全,倘有得罪处,薛司令请一定多多包涵呀。”
薛将军笑着说:“好。”
心说没关系,倘有得罪,自然会叫他多多“包含”我。
顿了顿,心里又有了些若有似无的得意:“说起来徐院长近来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先前还向我借钱呢。”
张道藩脚步一停:“悲鸿又周转不开了?我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唉,他总是这样,除非是要集资买画,否则哪怕吃不上饭了,从来啊,都是不肯向熟人开口借贷的。心气儿太高,又要面子,就生怕我们不要他还了。”
旁边薛将军本来大好的心情被这一句话打到谷底,差点把手里的卷烟掐断。
他还以为不是熟到一定地步是不能开口借钱的。
没料到他家徐院长为人处世这般与众不同。
好,真好哇。


【问罪】
徐院长正在掏牛肉罐头的箱子。
时事维艰,物资匮乏。不管薛岳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送他这箱牛肉罐头,对于学校许多师生来说,这都是难得的营养品。
达仰老师对他说过,人可以不吃饱饭,但画绝不能不用饱颜料。
徐悲鸿铭记着这话,从来深以为然,躬行践之。以至于胃病深沉,总好不了。
但是有些学生和亲友条件实在是太差,他委实看不过眼,总想着要帮一帮。
牛肉是好东西,当今的时局,有钱也未必能吃上。这箱牛肉罐头他本来不想要,后来想到切实处,又想着薛岳这个小赤佬还短了他一千大洋,厚着脸皮也就收下了。
反正早没脸了。
只是得来的过程实在是有些不堪启齿,用来周济亲友学生的时候,心下总还是有些莫名地悲凉。
他掏出箱底最后一个罐头,想了想又掏出十块大洋,从里面走出来,递给眼前面貌曼妙温婉,画更是灵秀逼人的少女:“钱先收好,添些颜料画材。还有这个,你拿回去吃。有什么困难要同我讲,营养也要跟上。”
少女要推拒,他坚持,叫她收下。鼓舞了一番,又和她讲了讲她最近画法上的进步与局限,谈了谈中西方美术体系融合的要点。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少女起身告辞,徐悲鸿把人送出办公室后,终于觉得腹中空空,想着办公室应该还有个烧饼,就着热水就能对付一顿。
没吃两口办公室门直接被人推开,薛岳黑着脸进来,气势汹汹地看着他。
徐悲鸿没想过薛岳居然会找上门,一时有点愣。
穿着军装的男人逆光站着,居然形成了绝好的光影错落,他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正好舔到沾在嘴角的烧饼上的芝麻,于是舌尖一勾舔进嘴里去。
薛岳看了看他手里的烧饼白水,火气更大了,关了办公室门,问:“送你的牛肉罐头呢?”
徐院长有点摸不着头脑:“吃完了啊。”
“吃完的还是送完的?”薛将军想起刚才遇到的那个漂亮灵秀的女学生,肝火直往上冒:“刚才的女学生挺漂亮啊,徐院长。”
徐院长的脸色就难看了下来:“我怎么处置我的东西,和您没有关系吧?您这次来不知道是有何贵干?”
说着忽然恍然:“那三千大洋我一定会尽快还给您,我的画款已经寄出,只是汇票还没到。到了一定立刻奉上。”
薛将军的脸终于彻底黑了。

————————
t。。。。b。。。。c?

*党国一级上将:我不确定他当时是不是,反正他最后总要是的。(喂)
*细棺材:吴语土骂,意会
*薛司令:将军是军衔,司令是职务。查了查薛将军常年在各军区担任总司令,官场逢迎,总是要往高里喊的。

评论(99)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