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鳏寡孤独·无责任番外·土太的文楼

就……你们要的人土土太太的文……

我、我实在写不下去了……写得我想去掐她了啊!【。】

慎入!

——————————


【推文】HD水表圈同人推文楼,主沙李

 

51L

说起来这个楼居然都没人提土太吗?

 

52L

卧槽,你圈毒瘤人土土,谁提我就糊死谁

 

53L

说起来土太有新文啊!

 

54L

to52 偏提,来打我啊,我为土太站街!

 

55L

人土土有新文?这次是逼x迷x还是强x?反正不会是和x。

 

56L

土太是不是那个写,你沙买了市面上所有款式的安全套,按着尼康一个一个试过去的肉文的那个木子人土土?

 

57L

可笑,你土那ooc到崩妈不认的文还有人敢提哦,不嫌脸大

 

58L

神他妈市面上所有套套,他俩怎么还没死?

 

59L

讲道理路人感觉人土土的文里康还是很棒的,沙就真的一言难尽了。

 

60L

但是人土土太太炖肉是真他妈香啊,有篇逼x的,简直是太带感了,老沙游刃有余的鬼畜,老李的痛苦挣扎和无奈,哎哟她描写老沙的身材真是各种生动色气啊!

特别喜欢尼康差点下不了床但还是坚持争取让老沙批了那个文件那里。

 

61L

woc为什么你们要提人土土?我一直怀疑她和两位蒸煮其中一位或者两位同时有杀父之仇啊我日。跪求你土原地爆炸!

 

62L

可笑,你土文里的沙还是沙吗,控制狂恶劣没底线,辣眼睛

 

63L

同人嘛,都男男插屁股了当然怎么爽怎么来!带感就行啊!而且完全可以理解土太想找人狠狠日达康的心态有没有???

逼x那个是满带感的啊,不过我更喜欢Rape那篇啊,就是沙去李家里把李按在沙发上强了的那篇……巨火辣啊捂脸

 

64L

楼上想看肉文多的是,为啥非要看这种侮辱我沙人格的崩坏!土土想发泄写肉文架空不行么?非用沙李什么意思?

 

65L

行了行了别掐了,这是推文楼要掐出去掐,挑货自觉跨栏

 

66L

同人允许你歪曲人物了?同人允许你自由放飞了,那么崩ballball你写原耽吼不吼呀!

 

67L

又来了。真是毁楼利器人土土,每次提到她就xfxy的,能不能跨栏啊大佬们。

 

68L

跨栏跨栏,来推文。说起土太,她那篇老沙把老李灌醉上了的文真的好好吃啊!醉酒后的尼康rio美味!醒来之后的气急败坏Rio真实生动啊XD

 

69L

醉酒那篇是还行吧……如果忽视沙做完还给尼康拍果照逼他跟自己保持不正当关系的话,确实算是你土比较正常的一个文了呵呵。

 

70L

说起来我好像要康的事后果照啊……

 

71L

to68呵呵,那篇文里你沙上完尼康还拍照威胁他,痴汉猥琐形象也是绝了,崩妈不认好嘛。抱我沙出楼,你们康粉不心疼他我们心疼

 

72L

土太的沙确实有毒……可是她的康实在太好磕了,每次都捏着鼻子磕他的康……

 

73L

也就康粉能捏着鼻子嗑他康惹,神他妈心怀天下的白莲花人设

 

74L

小声,作为一个沙粉觉得有几篇里的老沙也是很带感惹……

 

75L

能不能跨栏!能不能跨栏!能不能跨栏!非要陪聊是不是智障啊!?

 

76L

觉得毒土写得好的来战吧,别的不说,就那篇《忍》你们都看过吧?尼康找我沙求他签一个重要文件,我沙居然就因为昨天尼康在家里顾及女儿在家不给他睡,就罚站办公室门口,站得康胃病都犯了再把人叫进去不可描述一顿,最后才签了文件……这他妈是我沙吗?我沙是这种禽兽尼康为啥不举报他啊?!我真的不明白喜欢毒土的文的到底都是沙黑还是康黑啊?!都赶紧炸妈放过我沙李吧!!!他们明明是那么好的人!!!!他们俩关系那么好!!!!笑得那么真心!!!!

 

77L

74L你被开除沙粉粉籍了。

 

78L

人土土的《斯德哥尔摩》那篇其实讲得很有意思,逻辑自洽啊哈哈哈哈哈,就是说尼康被老沙虐完一个甜枣虐完一个甜枣最后斯德哥尔摩了默认接受了老沙跟他同居那个,其实文笔是真的好啊,感情也蛮真实,包括里面对尼康生活细节的描述真的非常到位!跟隔壁楼里很多八出来的日常细节是对的上的……而且我觉得她写老沙某些point还满到位的,就是恶意黑,明显恶意黑。

 

79L

我倒是觉得《忍》那篇里的康真的特别好啊,真的,就是,说不出来那种,隐忍坚毅,为国为民,殒身不恤的大义,就很带感啊!包括胃病发作时候的一些动作细节,简直细致入微,肥肠好吃啊!

 

80L

卧槽,这十五分钟三十楼,真不愧是翻页神器人土土……


——————————

沙瑞金摸了摸下巴,正想回句什么,背后传来一声门响,他就关了论坛。心说怎么掐了三十楼,也没人说一下“土太”的新文是写的啥。

最近也没被孩子撞见什么啊。

李达康关上书房的门,手里抱着一摞文件,重重地放在书桌上:“你干的好事!”

沙瑞金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怎么了我的达康省长?我的工作上又出了什么问题,请您一定要指出批评,我才好改正啊。”

李达康哼了一声,从兜里拿出一支管状物,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佳佳给的遮瑕膏,她说我脖子里全是印子,你赶紧给我抹了我待会儿还要出门呢!”

沙瑞金恍然大悟。

【THE END】

——————

开放提供文中所有肉梗,欢迎圈我来吃。

评论(67)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