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鳏寡孤独·十五

佳佳相关。
私设如山。
!部分设定与原著不符。

————————

李佳佳还沉浸在男朋友和吵架亲嘴这几个字眼从她爸嘴里冒出来,带来的无比震撼的效果里,下意识地说:“是啊,难道不是吗?”
李达康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居然还能和这样三个字联系起来,也挺懵的。
他都要替沙瑞金觉得冤屈了——潜规则这么一把年纪又不解风情的大龄男同志,得是图的什么啊?
于是也从桌上下来,气急败坏地瞪着李佳佳:“你怎么能这么想人家沙书记呢?!你以为你爹是谁啊,黎明还是郭富城啊?还潜规则,你多大脸啊你?”
“再说了,你爸我是这种、这种人吗?!”
要是他连跟领导睡觉以求上进这样的事都做的出来,当年一笔批了月牙湖边的美食城项目岂不是更轻松么?早得五年入常,现在没准都已经是省委书记了。
李佳佳也瞪着他,气势汹汹分毫不让:“我这不是怕你受委屈吗?”
“屁!”李达康皱了皱眉头,脱口而出:“我要你担——”
他忽然就说不下去了。
就在视线相交的那一个刹那里,李达康突兀地意识到,他的女儿有一双和他一模一样的眼睛。
瞳色偏浅,显得寡薄;眼皮倒双,依约风流。
这样的一双眼睛,原来也可以这样委屈又关切地看着一个人吗。
所有的愤怒陡然间落到了空处。李达康从来心思剔透,只是许多事他只是懒得去想才显得不近人情,此时忽然动念,设身处地,倒一下子就能明白闺女的想法了。
还真是逻辑自洽自成体系……他实在是没能忍住笑。
李佳佳被他笑得恼羞成怒,咬着嘴唇一脸凶恶地瞪他。
可大概是因为眼角泛红的缘故,故作凶恶也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兔子。
李达康扶着沙发背,慢慢地坐了下来,仰起头仔细地端详着眼前的姑娘。
明明是从小看到大的面孔,细细看来,竟有一种阔别久远的陌生。
一股欣慰从脏腑里溢出来,结成一束涌到心头上,原来在他不知不觉的时候当年的黄毛小丫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都学会心疼人了。
他大半辈子都没被人心疼过,不想临老倒有了晚福,先有沙瑞金推心致腹肝胆相照,与他携手同心;又和唯一骨肉前嫌尽弃,
李达康又笑了一声,他抬起一根手指对着他唯一的骨肉遥遥点了点,这次没有那种恨不得戳到下属鼻子上去的气势汹汹,倒是带了点儿又好气又好笑的味道。
就像是……一个父亲那样。
李佳佳想,这可能是她近些年对父亲的印象里,最符合父亲的一个片段了。
李达康往后仰下去,靠在沙发上,抬着脸,笑了起来:“翅膀都没长硬呢,倒想为你爹遮风挡雨了……我李达康是谁,要你一个小姑娘为我操心?”
李佳佳假装没看到她爸略有一点湿润的眼角,没有一个父亲会喜欢被女儿看到自己软弱的样子。
李达康肯定也不例外。
她假装生气地转过身,闷声闷气地说:“你是我爸。我不操心你操心谁?这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你无权剥夺。”
她听到她爸在她背后对她说:“我和沙……和瑞金的事情,我应该一开始就告诉你的。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对。”

“没有什么强迫要挟潜规则这些乱七八糟的,就是我挺喜欢他的,他也喜欢我。”

“我和你妈妈感情破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这个你也知道,现在我找了个伴儿没知会你,主要是怕你不接受。既然你知道了,那我希望你能理解。”

“至于为什么是个男的,其实一开始我都没考虑那么多,就是觉得他人特别好,工作能力非常强,私底下也挺会过日子的。他单身,我也单身,所以就一起搭伙过日子了。”

“你要是实在不能接受也没关系。也就你这么一个闺女,他又不会生,该是你的都还是你的。不想再看见我你可以不回来,我不勉强你,想看你妈妈了就去帝豪园找你王叔叔也行。都随你。”

“汇报完毕,李佳佳同志,谈谈你的看法吧。”

李佳佳同志一时半会有点儿缓不过来,她甚至没有转回身去,她说:“我去洗把脸。”
她在洗手间对着冷水龙头冲了十分钟,才意识到自己想当然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不过她还是不能接受笔直笔直的一个爸一年不见就弯成了莫比乌斯环。
好不容易调整了一下心情擦干净脸准备回去继续和她家老李同志去坦率交流的时候,就看见沙发上已经多了个人。
红色警戒模式应激打开,关不上了。
李佳佳既不客观也不公平地想,不行,还是全赖他。
就是他拐跑了我爸!

——————
土太:大美兴,川普王,政治正确去他娘,我就偏见了咋滴吧!?放开我爸的手!不许摸啦!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又是键盘先动的手……

评论(100)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