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鳏寡孤独·十一

佳佳相关。
私设如山。
!部分设定与原著及现实不符。
——————

沙瑞金神色微妙地把玩着手里的录音笔,李佳佳就坐在他对面瞪着他,气鼓鼓的——更像她爸了。
沙瑞金一边把录音笔的电池卸了,一边摆摆手对白秘书和陈秘书说:“好了,没事了,你们管你们的。”
白秘书和陈秘书对视了一眼,陈秘书还想说话,白秘书拉了拉他,把他拽回了两个人原本待的卡座里。
沙瑞金让人准备反监听设备的初衷其实不是针对李佳佳,而是因为这次谈话太敏感,甚至关系到他和李达康,尤其是李达康的政治生命。
李达康树敌太多,李佳佳年纪又小。沙瑞金在那一瞬间充分地理解了李达康不愿意让李佳佳在京州考公的心情,这样年轻的女孩子,又有这么一个风口浪尖上的父亲,因为这一层缘故,被人怎么设计报复都不足为奇。
他甚至考虑到了李佳佳约他谈话是否是受到了别有用心的人的设计和挑唆,如果这次谈话被监听,那么无论是他还是李达康,都会极为被动。
偏偏他不能拒绝和李佳佳开诚布公——这毕竟是李达康、是他决意相伴余生的爱侣的唯一的骨肉。
保险起见,他让警卫秘书准备了防窃听装置。
他这个警卫秘书是军区系出身,对军用设备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情怀。看到他兴冲冲跑去纪委借军用反监听设备的时候他还觉得小陈有点小题大做了,但是他们这边刚点完茶,小陈和小白就双双过来,说李佳佳身上有窃听设备。
沙瑞金的第一反应是李佳佳果然是被设计了的。
他飞快地思考了把这件事泄露给李佳佳并设计了这次会面的可能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对方又是如何得知自己和李达康的事的。
但是看到李佳佳的神色之后他就恍然大悟了——这很有可能是小姑娘的个人行为。
没有第三方参与,非常好;小小年纪就知道存证,意识不错。
沙瑞金把被拆了电池的录音笔推还给她,温和地建议道:“听老师讲课的时候用来录制讲课内容,或许会是更好的用途。”
李佳佳接过录音笔带回包里,喝了一口她点的铁观音顺了顺气,向后靠了靠,说:“沙叔叔,现在录音笔也没有了,您可以跟我坦率地聊一聊了吧?”
沙瑞金看了看自己点的金骏眉,一边用手指试了试温度,一边脾气很好地笑道:“佳佳,你想和我聊什么啊?”
李佳佳踏踏实实地靠进了茶馆宽大的沙发里,双手抱臂,神色冷硬。她说:“沙叔叔,您觉得呢?您觉得我要跟你聊什么?”
沙瑞金挺久没被人用这种口气怼过了,上次这样可能还是李达康跟他有误会的时候,不由觉得十分新鲜。
李佳佳看起来对他误会挺深,他决定不要这个先手,留待后发制人。
他心平气和地喝了口茶,说:“不管要聊什么,佳佳,我希望首先声明一点——你爸爸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具有一个共产党人应有的美好的品德,他有着让人惊叹的强大而高贵的灵魂。”
李佳佳先是自得地扬了扬下巴,但是想起自己的来意,脸色就更难看了:“这就是您的理由是吗?”
沙瑞金想了想,说:“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追逐美好本来就是人的天性。这有什么问题呢?”
李佳佳忍无可忍:“他一把年纪了,又是个离了婚的男人——”说着还指了指自己:“女儿都这么大了!”
沙瑞金十分的不以为然:“年龄沉淀魅力,何况他现在已经离婚了,是单身,这并没有道德方面的问题,难道不是吗?”
李佳佳十分不解地看着他,被他的无耻深深震撼:“道德?您觉得这种事情——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这样——有道德可言吗?!”

——————
对纪委和监听反监听一无所知。
都是编的,情节需要,不要在意。
老沙在和土太聊同性相恋,土太在和老沙谈巧取豪夺,虽然没同频,但他俩聊得挺好哈。

评论(83)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