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鳏寡孤独·九

“李佳佳?”沙瑞金把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他很少有这样的反应,近乎反常地确认道:“是李达康的李?”
白秘书推了推眼镜,说:“是的,沙书记。”
沙瑞金心里一沉。
李佳佳这么快就知道了,而且看起来李达康还不知道。
肯定是不知道的,不然怎么也应该打个电话来通通气的。
既然李达康不知道李佳佳知道了,李佳佳还绕过李达康要找自己,肯定已经是有误会了。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误会,程度深到了什么程度。
沙瑞金有点想叹气。他没有过多停留,抬步往自己的专车上走,说:“我知道了。”
顿了顿又说:“别让李达康知道。”
白秘书点了点头,一边跟上去,一边拿出了手机点开了领导的行程表。
田杏枝同志做饭的时候心不在焉,她哥一直没给她回电话。她都开始怀疑小金那个同志到底有没有把事情的重要性转达出去了。
李佳佳睡了一会儿起来,无声地出现在她后面,伸手拿了个待会儿准备炒蛋的番茄开始啃。
杏枝吓了一跳:“佳佳!你这孩子,走路怎么没声儿啊?”
李佳佳吮着番茄靠在冰箱上,满脸憔悴地说:“姑,我求你个事儿。”
她熬了一宿,刚才小睡了一会儿,睡得很不踏实,还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梦——都是细碎的小片段,内容不堪极了。
杏枝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转过来:“怎么啦怎么啦,什么事儿,你说。”
李佳佳歪着头,看着她:“那个事你别告诉我爸。就……我知道了那个。你别跟他说,行不行?”
“哪个……?”杏枝想了想,悟到了:“啊……佳佳,你听姑给你说……”
李佳佳伸手做了个示意停止的手势:“我都明白。你别告诉他我知道了就行,我怕他心里受不了。”
说完又觉得鼻子酸,埋头啃番茄。
杏枝倒没想到佳佳这么懂事,愣了愣,答应了。
她哥要是知道佳佳知道了,恐怕是得浑身不自在。
田杏枝同志欣慰地叹了口气:“唉,佳佳真是长大了……你不怪你爸爸,还能体谅他,真是再好不过了。”
李佳佳有些怏怏的,眼睛酸鼻子也酸——都怪番茄太酸。她说:“我凭什么要怪他。”
受害者有罪论和荡妇羞辱是对Rape案受害者最严重也最恶劣的二次伤害。
应该受到制裁的应该是加害者而不是受害者。
李佳佳愤愤地咬了一口番茄,回到自己房间开始做会面规划。
晚上李达康回家的时候端起饭碗,想到了早上那个话题,一边吃饭一边发表了一通《就李佳佳同志的择偶标准谈十一点建议》的脱稿演讲,论述严谨,内容详实,分十一个大点,每个大点又分为若干个小点,听得本来就没胃口的李佳佳更不想吃饭了。
吃完饭他歪在沙发上才想起来问杏枝:“你今天是不是打电话找我了?还有事儿汇报……有什么事儿要汇报啊?”
杏枝转过头,发现不仅李达康在看着她,李佳佳也在看着她。小姑娘的皮肤白,像她爸,休息的不好,眼底一圈青得很明显。
她很快说:“没有,没啥大事儿。”
李达康看看她,撑起身坐正了点,又看了看李佳佳:“你俩这是串供了啊。什么事儿瞒着我呢?……李佳佳你不会怀孕了吧?!”
李佳佳抄起了抱枕准备闷死她爸。
一了百了算了。

评论(88)

热度(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