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鳏寡孤独·八

沙瑞金正在和省民宗委及宗教代表人士亲切握手,有力地握过一双双不尽相同的手的时候,他有一点点走神。
只有一点点,在跟别人握手的时候,很模糊地就想起了昨天晚上他和李达康视察完古镇步行街,在总结了整改意见之后,把悄悄跑去小巷子里抽烟的李达康压在墙上亲吻的时候。
想起了用掌根抵住他的掌根,而手指熟练地挤进他的指缝间和他十指交握的触感。
习惯了朝朝暮暮,忽然许久不得亲近,就连一点点肌肤相亲唇齿相依都显得难能可贵了起来。
沙瑞金调整了一下思绪,在心里唾弃自己:太腻了。
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可真是……
他不由整理了一番心情,这才打点精神,走上了主席台。
李佳佳一边浏览淘宝页面一边下意识地捏着手机,屏幕界面停在通讯录,联系人称呼写得有些长——省委办公厅秘书一处白。
她滑动着鼠标,最终选定了一款功能齐全的录音笔。
楼下田杏枝攥着手机转了十几圈,终于鼓起勇气给李达康打了个电话。
没人接。
还是没人接。
杏枝不安地用手机敲了敲手心,犹豫了一下,转而打给了她哥的秘书小金。
小金掏出手机,看见是杏枝,不敢怠慢,但是他领导正在上头训人,一时半会儿也不好直接接听。
李达康的声音带一点嘲弄的笑,透着股阴鸷的味道:“我在这里奉劝有些同志,不要以为京州市市委书记马上就不是李达康了,好哇!解脱了!以后不会被人指着鼻子骂了!手上的工作可以不用那么紧张了!——我接下来的工作任命基本已经确定了,你们之中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很遗憾,但我基本上是不会离开京州的。”
京州毕竟是省会,是省政府所在的地方。
“我在京州抓得这些项目,我也会一直关注的。直到你们把它们好好的、踏踏实实地做完了!”
金秘书微妙地觉得同情,他扫了一眼与会的领导干部,很有几个心如死灰的和想骂娘的。
他在心里给这几个人点了个蜡,起身溜着边,蹑手蹑脚地走出了会议室。
手机不响了。
李佳佳趴在楼梯扶手上,似笑非笑:“姑,怎么了,问你支付宝借点钱就这么激动啊,我立刻现金还你的呀。”
田杏枝捡起刚才李佳佳忽然跟她说话的时候吓掉的手机,看到通话已经挂断了,这才松了口气说:“诶。我给你看看……你们年轻人的东西,我不怎么会用。佳佳你不是自己有账户吗?没钱啦?你身上的钱还够花吗?”
李佳佳抿了抿嘴唇,侧了侧脸:“绑的是我妈的卡。”
京州城市发展银行的,已经被冻结了。
她转身回房间里去,说:“没事儿,我问别人借吧。”
杏枝攥着手机,又觉得一阵心疼起来。
这父女两个,都不容易啊。
茉莉花的旋律响起来,小金秘书的声音在听筒那边响起来。
杏枝心有余悸地往楼上看了一眼,掩进了厨房里。
李达康宣布了散会,拎着水杯站起来,左右看了看,没找到小金。
他有些不满地挑了挑眉。
但小金很快跑步进了会议室,跟他领导汇报:“李书记,田大姐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您汇报。”
“田大捷?谁啊?”李达康下意识地搓了搓手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是京州哪个干部。
但他很快就转过了弯:“杏枝啊?她能有什么事儿,还汇报。”
小金也有点不解:“田大姐在电话里没细说,我也不清楚。”
“没说那就是不急。”李达康想也没想就迈步走了,“她找我肯定是私事。现在是工作时间,不谈私事。不管她。你马上给赵东来打电话,跟他说,就说是我说的,京州市的酒吧需要大面积地排查整顿,让他们市局尽快安排下去。”
小金秘书诶了一声,领旨谢恩,一边努力跟上领导的步伐,一边在通讯录里翻出了公安赵局长的电话。
另一边沙瑞金也做完了讲话,和民宗委还有政协几位老同志说了几句之后,终于离开了会场。
白秘书跟上来,有点犹豫地说:“沙书记,有个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下。”
沙瑞金一边想着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一边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难得地从白秘书的停顿里听出了迟疑和欲言又止。
“是这样的沙书记。”白秘书尽量平和地陈述:“有一位年轻的女同志希望在周末和您约定时间,进行一场私人会面。”
他看见沙瑞金的眉头皱了起来,立刻补充说明:“她叫李佳佳。”


——————
李佳佳:屁个十指相扣!你明明是强行粗暴地按住了我爸的手腕!我都看见啦!

评论(74)

热度(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