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鳏寡孤独·六

佳佳相关。
私设如山。
!部分剧情与原著设定不符。
520没人爱我,搞事情,狗血预警。
————————

李佳佳在国内也有好闺蜜。
闺蜜带她去一个主打明清古镇风情的步行街溜达。
那里本来就是一片老城区改的,保留着古老的巷陌格局,却又有酒吧和各式店铺穿插其中,傍着古老的运河,粉墙黛瓦,独具风情。
李佳佳莫名自豪地想:这应该都是我爸造的。
闺蜜吃完晚饭非要拉她穿小巷子,说可以就近穿出去到附近的商场去看电影。李佳佳跟着她穿,小巷子确实都是通的,但是曲折得扑朔迷离。
李佳佳在美国待久了,对这种祖国特有的历史人文感别具情衷,但是情衷不能缓和她们迷路了的事实。李佳佳看了看时间,决定抄起路痴的闺蜜,按照脑内内置GPS的反馈,先回到古镇步行街的主干道上去。
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小巷里很昏暗,李佳佳挽着闺蜜慢条斯理地给她讲鬼故事,在她们终于到达一条小巷子,遥遥看到主干道的灯火辉煌了的时候,闺蜜忽然用力地拽了一下李佳佳的胳膊。
李佳佳下意识地看过去,在大概离她们两百多米远,离巷口一百多米远的地方的一个错落的墙角,有一个人把另一个人壁咚在了墙角。
昏暗里连轮廓都看不清,但是看那身高和发型衣着,估计是两个男人。腿都挺长的,得有一米八。
被压在墙上的那个明显瘦一点,一开始在推压住他的那个,不情不愿的样子,然后被按住了手腕,亲上了。
李佳佳第一反应是挺想吹口哨的,但想起这里是中国不是美国,就没吹,拉着闺蜜悄悄地走了。
绕到旁边条巷子的时候闺蜜才激动地拉着她剧烈摇晃说:“壁咚诶!强吻诶!还是男男诶!佳佳你怎么不让我拍照!”
李佳佳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姑且不提光线不够,我怕你偷拍人家隐私被人打死。”
她被更激烈地晃得差点失去平衡,无意识地用手撑了撑墙壁。
今年雨水多,汉东现在还踩在梅雨的尾巴上,她摸到一手微湿泥泞的感觉。
到了灯火通明的地方,就看清手指上全是蹭到的青黑的苔痕,连袖口上也蹭到了一点。
李佳佳反手掐死了闺蜜。
打打闹闹着路过她们刚才误入的那个有基情的巷子的巷口的时候,李佳佳看到有个挺眼熟的男人站在巷口那儿,把窄窄的巷口挡住了一半。
闺蜜催她快点,说电影要开场了,李佳佳就没多在意。
晚上回家的时候挺晚了。
她爸都下班回来了。
李佳佳看了一眼书房的灯,自顾自去洗澡。
洗完澡把衣服拿去洗衣房的时候,看到她爸换洗下来的衣服也在洗衣房。
李达康是不穿短袖的,就算三伏天也是长袖的衬衫。他宁可把袖口卷起来。
这点李佳佳随他,老被她亲妈抱怨。
李佳佳思考了一会儿要不要帮表姑把衣服都洗了,她端起她爸那盆衣服,着重挑出了她爸的白衬衫看了看,决定要是不脏她就勉为其难地洗了。
她看到那件白衬衫的肩背和手肘上不知在哪里擦到了什么痕迹。
青黑色的,看着就不好洗。
李佳佳忽然就觉得这种青黑莫名眼熟,就好像,就好像……
李佳佳看向自己换下来的长袖T恤的袖口,在古镇墙上蹭到的苔痕青黑一层。
她终于明白了小说里描述的,人在受惊过度的时候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她实在想不到还有能是什么样的原因了。
李佳佳下意识地扶着洗衣机想要缓一缓,过了会儿还是缓不过来,就打开了水龙头,用冷水洗了把脸。
冷水没能让她冷静,反而让她紧接着就想起来了那个守在巷口的,让她觉得眼熟的男人是谁。
好像就是那天陪她去看守所探视她妈的那个人。
省委办公厅秘书一处的白处长。
——省委书记沙瑞金的大秘。
李佳佳抽了条毛巾一点一点地擦干净脸,走到楼上去,敲了敲她爸书房的门。
“进。”
她就进去了,她爸坐在书桌后面,面前堆着很多东西。
她爸马上要更进一步了,有很多交接工作和新的工作计划,很忙。
叫她进来也吝惜目光看她。
李佳佳没有完全走进去,就在门边探出头,她看着她爸专注工作的样子,心里稍微平静了一点。
她眨了眨眼,把一点期冀藏在冷嘲热讽里:“老李同志,你是不是去花天酒地啦?我闺蜜刚才跟我说,在古镇街的酒吧那里看到你了啊。”
李达康仍旧没抬头:“屁,我那是去考察的!那个酒吧什么音量啊,明天就找人拿着噪音整改条例一家家让他们停业去——我到现在都耳朵疼。”
李佳佳扶着门框的手都在发抖。
她特别想问:那你背疼不疼?
嘴呢?
她没有问,嘁了一声,装作若无其事地关上了门。

评论(100)

热度(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