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番♂外04

汉东著名假车系列。
李·死没情趣·性冷淡·达康预警。
——————



04

沙瑞金后来试探着问过李达康,是不是想在上面。
瘫在沙发里的李达康从政府文件里茫然地抬起头:“在什么上面?”
沙瑞金凑过去咬他的耳朵,说:“我看你办事儿总提不起劲儿啊,要不我让让你?”
李达康“噫”了一声,说:“不要。”
沙瑞金看他这么斩钉截铁,还挺受伤的,把他的手拉到自己小腹上让他摸了摸:“达康同志,咱俩处了这么久,你对我就真没点儿想法?”
李达康耳尖微红,手指沿着沙瑞金腹肌与腹肌之间的浅沟描摹,又用指甲轻轻搔了搔,嘴上说得却是:“今天周三,明天有工作,不做。”
说着终于看完了手上的东西,冲沙瑞金摆了摆手:“你就别折腾我了,躺着被弄就够累的了,你还想我主动弄你?做梦吧你。”
手倒是没离开沙瑞金的腹肌,五根细白的指头来回摸着,摸得沙瑞金直上火。
沙瑞金俯下身说:“达康,你别摸了,小心擦枪走火。”
李达康收了手,斜了他一眼,义正辞严地批判:“小气。人都是我的了,摸摸还不让了。”
沙瑞金噎了一下,说:“摸,你尽管摸,想怎么摸怎么摸。”
说着自己解开衬衫扣子,把块垒分明的胸肌腹肌全都展露出来,然后抓住了李达康刚才收回去的手,又按回了自己的小腹上。
李达康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眼角微弯,有点往上翘的意思:“沙书记,您这是在色|诱我啊?”
他白皙修长的手指在那些紧实有力的腹肌上转了两圈,顺着人鱼线往下滑。
停在裤腰。
沙瑞金笑了出来:“是啊,组织考验你党性的时候到了。”
沙瑞金的皮肤是非常健康的蜜色,敞怀穿着白衬衫的时候,文质彬彬的白衬衫和充满了力量美的肌肉线条交织出一种让人惊心动魄的性张力来。
李达康用另一只手拿起茶杯,喝了两口水。
沙瑞金说:“给我也喝一口,被你摸渴了。”
李达康自己喝了口水,含在嘴里,把杯子放下来,勾着沙瑞金的脖子往下拉,主动地亲了过去。
同时停在他人鱼线和裤腰交界线上的手指主动解开了西装裤上那颗的扣子,沿着腹股沟滑落。
他一贯雷厉风行,既然想要了就做,没什么好纠结的。
李达康的手活一如既往地具有很强的目的性,沙瑞金觉得这个力度和频率实在太要命了,又疼又爽,尤其是看着李达康微微泛红的眼角,就更觉得要命了。
原来李达康不是不渴望他的。
脑子里的弦一下子崩断了。他压了上去,去亲那双有些湿润起来的眼睛。
李达康把手边的文件放到了茶几上,没有拒绝他。
事后李达康推开他去冲澡,然后沙瑞金也去冲了个澡。
回来看见李达康用一个有点别扭的姿势歪在沙发里,面前的茶几上多了几份文件,左手夹着烟,右手拿着一份什么计划书在看。
沙瑞金看他懒洋洋眯着眼的样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餍足的气息,没法不觉得自得。于是凑过去用下巴抵着他的肩窝,温柔体贴地问:“怎么还不去休息?刚才……腰倒不疼?”
李达康摆了摆手:“轻伤不下火线。工作还没弄完,你先去睡吧。都怪我自己党性不坚定,经受不起组织的考验,你别心疼我。”
说着揉了揉眉心,还是皱着:“我这儿还有这么多东西要弄呢,看你给我耽误得。”
沙瑞金站起来,用手指摩挲着他耳后:“你刚才也没说不要啊……我弄得你不舒服吗?”
李达康吸了一口烟,仰起头,对着他吐出一口烟雾来,薄唇微张,冷静地评价道:“舒服啊,但还是累。瑞金同志啊,我要批评你两句,都这把年纪了,得学会掐着点儿知道吗?”
沙瑞金想掐死他。

评论(56)

热度(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