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鳏寡孤独·三

佳佳相关。
私设如山。
!部分设定与原著不符。!


————————


沙瑞金心平气和地说:“你爸爸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考虑的。”
李佳佳一直都是笑着,现在终于抿了抿唇。沙瑞金愣了愣,想,小姑娘笑得时候很是乖巧可爱的模样,不笑的时候居然是很清冷不好说话的样子。
果然是亲生的。
李佳佳很快又笑了起来:“放心吧沙叔叔,你别看我这样,我也是个党员,这点儿觉悟还是有的。”
转眼那父女两个都吃完了饭,同时伸手去拿汤碗里的大勺,同样白皙修长的手指碰了碰,李达康先缩了手,李佳佳理所当然地拿起勺,然后站起来,拿过她爸的碗给盛了一碗汤递过去。
李达康有些不自然地接过来,闷头喝汤。
吃完饭沙瑞金小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他作为李达康的领导的身份,没有理由吃了顿晚饭之后还这么久。
他本来挺期待中组部任命文件下来的,然后李达康搬去省委大院,他俩来往就方便了。
现在想想李佳佳那会儿可能都还没走呢,心里又有些说不上来的虚。
越活越回去了。
他坐在车里,沉下心来,把李佳佳刚才的那些话又理了一遍。
李达康正在客厅跟李佳佳吵架:“回来为什么不说一声?我好歹能派车去接你啊,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我连你上了飞机都不知道,回头要是出了什么事——”
“然后你就能拿到一笔巨额保险赔偿了,开不开心,高不高兴?”李佳佳打断了她爸的话:“得亏我回来了。不然你还带着领导回来,让你领导跟你吃素啊?”
李达康差点一巴掌呼过去:“我高兴个屁啊我!小狗放屁童言无忌!”
顿了顿又说:“我怎么招待领导不用你操心!人家沙书记要吃什么大鱼大肉没有啊要来咱们家吃。”
李佳佳幽幽地从手机屏幕上挪开目光抬眼看他:“爸,跟领导关系不错啊。他一说打电话我就想起来了,上次跟你去洗浴中心的也是他吧?你们省委书记。你还死活不承认那次。”
李达康晚饭都快被她怄上来了:“我说了我没去洗浴中心!胡说什么呢!”
还想解释,手机响了。李达康暴躁地拿起来一看,是沙瑞金。
李佳佳冷嘲热讽的声音响起来:“不然呢?你还请领导到家来洗澡啊。”
李达康手一滑,手机差点掉出去。
“我接个电话。”
李达康说着拿着手机匆匆上楼去,李佳佳低下头,继续刷CandyCrush。
沙瑞金在电话里合情合理地给李达康分析了一下,最后总结:“你们家佳佳还是很关心你的,她对着我说那番话,还不是想在你领导面前替你树立一个铁面无私两袖清风的好形象吗?”
电话那头是长久的沉默。
大约一分钟之后,沙瑞金听到了打火机的轻响,李达康长长地叹了口气,说:“你让我怎么跟她说?”
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句话,却直指矛盾核心。
沙瑞金想,对于李达康来说,可能他更宁可是被高育良田国富知道自己两个之间的事。
沙瑞金尽量平静温和地安抚他:“不好说就先别说了。”
李达康又沉默。
大概沉默了半支烟,他说:“为什么不说?是你见不得人还是我见不得人?……你让我再想想。”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沙瑞金拿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弯了弯嘴角,又忍不住叹气。



评论(46)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