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番♂外03

前文见首页整理。
——————

03

李达康没有和男人的经验,但他既然主动提起了,当然是做过功课的。
不过他没想那么多,这种事情,纾解一下就好了,太放纵了不像话,伤身不说,还影响工作。
主要是影响工作。
但是沙瑞金一边亲他,一边把手伸进了他裤子里,李达康推他,沙瑞金的手顿了顿,转了个弯去了后面。
现在李达康想打他了。
虽然是周末,明天也没有安排,而且是他主动提出的履行义务。
不过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心理建设做得不太充分。
但沙瑞金很快就连思考的余地都不给他了。
他抱着他沉进一个湿热的海里,波涛汹涌又磨人,沙瑞金很体贴,他不想给爱人的第一次就留下不好的印象。
疼痛是难免的,但很快就被后续的情欲倾覆了,李达康攀着沙瑞金的肩压抑地呻吟着,嗓音低沉而哑,若有似无地带着一点泣音。
他在省委书记有力的肩背上很是抓出来了两条红道子。
他们完完整整地做了一次。
情事过后一时静默,沙瑞金搂着李达康躺着,李达康仍然在喘息,呼吸打在沙瑞金耳边,几乎又叫他觉得心猿意马。
似乎是觉得男人在自己耳边湿热而沉重的吐息有些让人困扰,李达康伸手打开床头灯,探身去拉抽屉。
沙瑞金看到他的脊背腰臀就这么毫无保留地展现在自己面前,线条起伏间流畅得勾人。
他觉得口干舌燥,有些后悔刚才没开灯。
不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沙瑞金追过去,舔了舔李达康腰身上刚才被他激动的时候握出来的红痕,温柔地问:“我刚才弄疼你了?”
湿热的呼吸打在腰窝里。
李达康才从床头柜里摸出了烟,被沙瑞金这么一弄,还没从情热的余韵里彻底挣脱出来的身体一阵酥软,烟盒从手里掉下去,压在地上,发出很轻的一声“啪”。
他反手去推沙瑞金的脑袋,哑着嗓子说:“别……”
沙瑞金用鼻尖蹭蹭他的腰窝,问:“刚才……弄得你不舒服么?”
李达康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推他,声音轻而疲惫,他说:“累。”
沙瑞金不依不饶地吻他光裸汗湿的背,问:“达康同志,实事求是啊,我弄得你不舒服么?”
李达康皱了皱眉头,他俯身捡起来烟盒,抽了一支出来,一边推开沙瑞金扯了被子盖上下身,一边坐起身摸着了床边的打火机。
沙瑞金愣了一下,他不相信李达康刚才没有爽到,从呻吟到表现,那都绝不是没有满足的样子。
可他现在的反应太冷漠了,甚至像是不高兴的样子。
李达康点了一根烟,靠在床头,吐出一口轻薄的雾。他透过这层雾看向沙瑞金,眉目里是淡淡的困扰:“其实我不明白……可能我天生和正常人不太一样,我不明白,一样是吃饭,馒头青菜和整套复杂的法餐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填饱肚子而已。舒不舒服……就这么重要么?我认可上床是正常生理需求,我不否认。我刚才是有爽到,我也不否认。但我……我还是觉得这样太花时间,而且很累。”
沙瑞金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
依然假车,汉东第一性冷淡第三弹。

评论(56)

热度(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