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番外·五毛钱【中】

前文见主页。
——————

让李达康觉得意外又安心的是,在确认关系之后沙瑞金突飞猛进地咄咄逼人一下子就平息了下去。
所以这个问题很快就不再困扰他了。
他们各自有各自的工作,而沙瑞金并没有想方设法地借用职务之便要和他独处,只在确实有公务上的接触的时候才会顺势挽留,让他小坐一会儿,汇报工作。
距离他俩解带为诚已经过去了两周时间,离上次独处也有三天了。
李达康有点没在状态,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他不知道沙瑞金要他汇报什么工作。进沙瑞金办公室的时候他还不动声色地看了看手表,想着自己下午原本的工作安排必须全都延后,有点烦躁。
“达康同志,看过《诗经》没有?”
沙瑞金拿过他的水杯亲手帮他重泡了一杯金山茶,李达康本来坐得还挺正,听完这句就反应过来了,歪在沙发里看着他。
沙瑞金一直把茶杯交到了他手里,他才接过了,还是歪着,问:“哟沙书记,您老不看《墨子》改看《诗经》啦?”
沙瑞金看着他笑:“怎么,我不能看《诗经》吗?”
李达康动了动身体,以便更舒适地瘫进沙发里,他问:“我说你到底是要我汇报什么工作呀?从我进来到现在你就一直看着我笑,我瘆得慌。你赶快给我个痛快的,我一会儿还有个会呢。”
沙瑞金眨巴眨巴眼。
他想起以前他给李达康倒水,李达康立刻站起来欠着身双手接过,现在倒好,连声谢都没有了,话里都透着不耐烦。
这就是前恭后倨啊。
沙瑞金正色到:“李达康同志,这就是你向组织汇报工作的态度吗?”
李达康露出一个鄙夷的小眼神:“嚯,您这是要谈工作?行啊,来来来,谈。您要我汇报什么呀?——哪个省委书记跟人谈工作的时候笑成你这样的。还谈《诗经》,你怎么不找我谈《万历十五年》啊?”
沙瑞金看了他一眼,伸手顺了顺他后脖子的碎发:“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是不是你们那个地铁工程的事?我听说你前天给他们开会开到八点半。”
沙瑞金的手掌宽厚温热,掌心纹理分明。李达康被他摸得后脖子又酥又痒,手指无意识地屈伸,缩了缩脖子,小声说:“别给我把头发摸乱了还要开会呢……”
顿了顿又说:“地铁工程的事还不劳您这么大一个省委书记来费心吧?我目前还是京州市市委书记,我的班子我会带好,有什么事情我也会协调解决。至于我火气大不大,这种私人问题咱们下了班再讨论行不行啊沙瑞金同志?”
沙瑞金在他身边坐下,叹了口气:“唉达康啊,你没答应跟我处对象的时候,对我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
李达康正色反驳:“这个批评我不接受,我自问从来没有因为私人感情影响过工作态度。”
沙瑞金心说,可是你一直在因为工作态度影响私人感情。
他把一片玫瑰花瓣塞进李达康外套口袋里,顺势凑过来亲李达康,含着他的嘴唇含糊地说:“记得用鼻子吸气。”
李达康还没反应过来,沙瑞金已经加深了这个吻。
李达康愣了一下,还没想好合不合适,要不我推开他,沙瑞金舔过他的上牙床,舔得他脊背一麻。
他终于明白了沙瑞金那句话的意思,试着用鼻子吸气,可是不行,鼻子里闻到的也全是沙瑞金的味道……
李达康急促喘息着推开了沙瑞金,脸红得不行,沙瑞金轻轻地笑了一声说:“没事,以后多练练就好了。”
李达康脸更红,猛地站起来说:“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沙瑞金故作黯然,朝他摆摆手:“去吧去吧,我留得住你的人也留不住你的心。”
李达康脸一黑,心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词儿啊。
沙瑞金叫住他说:“等等,你先洗把脸,红得像番茄似的。”
李达康停了脚步,瞪他一眼,沙瑞金笑眯眯地指了指自己办公室配套的独立洗手间,李达康扭头进去了。
哗哗的水声和搓洗毛巾的声音传出来。
等李达康真的走了,沙瑞金才叹了口气。和达康同志谈个恋爱不容易啊,他拿你当领导的时候,客气得连热络都是生疏的;真拿你当对象了,拘束倒是不拘束了,情人间该有的亲热腻歪却是想都不用想。
沙瑞金掏出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子宁不嗣音。
晚上快八点的时候沙瑞金洗完澡出来,看见手机振动了一下,拿起来一看,是李达康发的短信:多看看《大雅》和《颂》,别整天看郑卫的靡靡之音。
沙瑞金笑出了声。
他回了条短信就去工作了,也没期待什么时候才能收到回信。
他不知道的是李达康看着他的回信陷入了沉默。
杏枝看着他哥喝汤喝到一半看了眼手机,一口汤含在嘴里忽然不动了,还挺好奇:“怎么了哥,出啥事儿了?”
李达康慢慢地把汤咽下去,又喝了两口才闷闷地说:“没事儿。”
他放下碗说:“我吃好了,先去书房了。”
短信上那短短两句话在他脑子里打了个转:达康同志,没有你这么处对象的。你这也太冷淡了啊。
李达康走在楼梯上,低头捏了捏眉心想:到底还是嫌少了。



————————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诗经著名调情句,不多解释。
《子衿》是郑风里的篇目,郑风卫风多情诗,有人把他们和诗经后面的雅乐区分对比,简而言之,被认为不是什么正经诗经。

评论(40)

热度(310)

  1. 俞白兰台少卿 转载了此文字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亚历山大与赫菲斯提安的精神爱情。超喜欢这两个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