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番外·名侦探杏枝的发现

田杏枝觉得她哥,准确地说,她表哥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可能找到了第二春。
蛛丝马迹很多。
心神不宁的时候也多了,出门前居然开始抹面霜了,居然开始问她想找什么样的后老伴儿了。
当然这都比不上她哥半夜三更悄悄出门,又深更半夜悄悄回来可疑。
更可疑的是她哥回来的时候红着脸神思不属,和出去的时候系的还不是同一条皮带。
田杏枝同志忧心忡忡。
她不是不赞成她哥再找个伴儿,虽然欧阳嫂子才进去,但是他们夫妻俩感情破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
但是这半夜三更跑出去换了条皮带回来什么的,她挺怕她哥晚节不保犯错误了的。
杏枝琢磨着,正经女同志,就算在处对象,能半夜三更地把对象叫出去扒人家男同志的皮带吗?反正她们那个年代的女同志是做不出来的。
可要不是她们那个年代的女同志呢?
杏枝悚然一惊,看了看新闻里被高官包养的女大学生的新闻,整个人都有点儿懵。
不能吧?
杏枝越发忧心,早上看到她哥洗完脸又拿欧阳嫂子留下的面霜抹了脸,拎着外套要出门,她忙问:“哥,你晚上回来吃饭不?”
李达康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一定吧。我今天要陪省委沙书记去下乡调研,不一定啥时候回来,到时候反正要是回来我就让小金给你打电话。”
杏枝觉得不对劲儿。
要真是陪调研,还是下乡,灰头土脸的,面霜这是抹给谁看的呀?又不能是抹给人沙书记看的……
难不成对方也是他们省委或者市委政府机关的干部?
这个可能性倒是不低,毕竟她哥沉迷工作加班上瘾,一天到晚不是在办公室就是在相关部门,到外面去认识女同志的可能性挺低的,没准还就是他们工作上的同事啥的。
杏枝决定再观察一下。
观察证明了她的推断,她哥还是该加班加班,该上班上班,周末还时不时就被省委沙书记一个电话叫走了,从来没听说有空去个咖啡厅电影院啥的。
可是她哥好像真的在恋爱,时不时抹面霜出门,有好几次次她还在给她哥洗外套前,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片红艳艳的玫瑰花瓣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都是一片一片的玫瑰花瓣,但是这肯定不是一个每天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市委书记口袋里该有的。
说起来省委那沙书记也真是的,京州市哪有那么多好调研考察的地方呀?每周末都把她哥叫出去。
幸好她哥的对象多半也是政府机关的,还很可能是省委省政府的,否则早吹了。
杏枝思来想去,决定跟她哥开诚布公地谈一下。有对象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她知道她哥这些年不容易,也该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了。只要是正经人,对她哥又真心,她肯定是支持的。
不过田杏枝同志很快就觉得不好了。换季给她哥收拾衣柜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了她哥拿回来那条藏在卧室从来不用的皮带。这明显是属于另一个男人的,皮带扣眼儿的位置都和她哥的腰围尺寸对不上。
那女同志要是离异还好,可也真没准是个有夫之妇。
那就不是犯错误的问题了,这是犯罪啊……!
田杏枝同志陷入了深深地焦虑,偏偏她哥今晚不回家吃饭,说是在省委沙书记家谈工作。
杏枝有点不满地想,这位省委的沙书记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当年她哥给赵立春当大秘的时候都没被这么样儿,私人时间还被领导绑在身边。
第二天李达康总算回家吃饭了,杏枝在他抱着汤碗边喝汤边看新闻的时候出其不意地问:“哥,你是不是跟人处对象呢?”
李达康看着她,眨眨眼睛,一口汤喷回了碗里,呛得直咳嗽。
杏枝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事情不太妙。她哥这反应,有是肯定有了,但是可能真的不是什么特别合适的。
想想也是,她哥作风一向简单粗暴,要真是个很合适的,又看对眼了,早就该扛着海蛎子上门了,哪能遮遮掩掩这么久。
杏枝小心翼翼地给他递餐巾纸:“真有啊?我认识吗?”
李达康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羞得还是呛的,他反问:“我……很明显吗?”
杏枝想了想说:“明显倒不明显……诶哥,你说你处个对象偷偷摸摸地干嘛呢,倒是把未来嫂子带回来给我看看啊?”
李达康听到未来嫂子,又呛到了,咳了一会儿说:“你急什么……”
杏枝试探着问:“那什么,哥,你对象是单身吗?”
李达康瞪她一眼,调门有点高:“这不废话么当然是单身了……不是,杏枝啊,我李达康在你心里成什么人了?难不成我还能干那拆散人家婚姻家庭的事儿?”
杏枝缩了缩脖子,说:“那你藏着掖着干啥……”
李达康抱起汤碗继续喝:“这不是不方便么……到了合适的时候肯定会带回来让你看的,急啥……”
杏枝擦了擦手,放下了心里一块大石头:“好嘞,那我等着!对了哥,你说不方便,是不是因为,她是你们那政府班子里的啊?”
李达康又被汤呛了。
他顺了顺气,说:“好啦,别问啦。对了这几天让你收拾东西收拾好了吗,回头搬去省委宿舍了,你记得把该带的都带上。”
杏枝应了一声:“诶,你放心。你总算是要当上省长了,这沙书记虽然有事没事拉你加班,人还是不错的!”
李达康差点把脸埋进汤碗里,含糊地说:“他人……是……还行吧。”
然后李省长就搬去了省委二号楼,隔壁省委一号楼就是住的省委书记沙瑞金,院子里种了两棵林城玫瑰,红艳艳娇滴滴的。
杏枝没由来地想:“现在的玫瑰都是这么一个色的吗?”
晚上吃完饭后李达康正在看新闻,门铃响了,杏枝过去开门,看见一个英俊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口对她笑,还跟她握手:“你好,你就是田杏枝同志吧?达康一直都麻烦你照顾了。”
杏枝有点懵,一边跟他握手一边觉得他长得有点眼熟。
男人自我介绍:“我是省委书记沙瑞金,就住隔壁。”
杏枝恍然大悟:“哦,您就是沙书记啊!快请进快请进!哥,快,沙书记来啦你别看电视啦!”
心里却有点疑惑。
他们党内同志称呼有这么亲密么?她欧阳嫂子以前都不管她哥叫“达康”啊……
李达康慢吞吞地站起来,看见沙瑞金带上了门,才小声说:“来就来呗……”
他看着杏枝:“你不是早就想见他了?现在见到了,满意了?”
杏枝有点茫然。
李达康掰着手指头给她数:“我跟他志同道合,他人品挺好,长得高,咳……人也神气,正部级公务员,而且还有上升空间……”
杏枝觉得这不对啊,难道她哥想把沙书记介绍给她?
田杏枝同志一下子就局促了起来。
然后她听她哥小声地说:“对我也挺好的,挺护着我。”
杏枝懵了。
李达康扭过头说:“现在嫂子见到了,满意了?”
沙瑞金粲然一笑:“诶,什么嫂子不嫂子的,叫哥夫就行。”
李达康狠狠地瞪他:“哥夫个屁……!”


The End


————————

沙书记:我不是正经女同志,我检讨。

评论(65)

热度(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