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pwp】摇篮曲·上

其实是八百粉点梗福利,别问我怎么抽的,反正已经抽好了。(……)送给我心爱的点梗人@咸鱼 

童车慎入!!!
童车慎入!!!
童车慎入!!!

不是你们想得那种童车!!!
是真的有娃(?)的那种童车明白吗?!

我丧心病狂,我对不起党。

老夫老妻设定有。
达康省长有。

好了,上车吧。
——————————
杏枝的儿媳要生二胎了,正好是周末,就把二十个月大的大孙子放在李达康家里让他帮忙看着点。
这小孩觉多,乖巧,喂一顿能睡一下午不睁眼,不是雷打的动静都不带醒的。
李达康具体只要负责别让小孩掉床底下就行了,掉下去了及时捡起来也行。
考虑到这个实在没什么难度系数,他就答应了。
沙瑞金来找李达康的时候李达康正在书房研究光明新城的沙盘,专心致志,浑然忘我。
沙瑞金进来,李达康回头看了他一眼,说:“要喝茶自己倒,杏枝不在。”
然后继续看他的光明新城的沙盘。
大概五秒之后他猛地又回头看了看表情十分微妙的沙瑞金,沙瑞金也正看着他,伸手指了指外面,说:“达康啊,我刚才好像看见外面那屋里有个孩子。”
说话的语调有点暧昧不说,居然还带了点莫名其妙的期待。
李达康看着他。
看了一会儿,冷笑了一声,改为斜眼睨他。
沙瑞金一直想收养个孩子,和李达康一起养。李达康实在是不能理解这个想法,更不觉得自己能养好孩子,最后折中了一下,两人一起资助了几个贫困儿童。
沙瑞金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怎么了,我就是,好奇呀。”
李达康喝了口茶,似笑非笑地走到他旁边,故意轻声贴着他说:“我悄悄给你生的,喜欢吗?”
沙瑞金只觉得喉咙口发紧,想松扣子。
李达康的脸寡了下来,在他耳边抬高了音量:“想什么呢沙书记!那是杏枝她孙子!”
沙瑞金退了一步,无他,耳朵疼。
他做了个小声的动作说:“轻点儿,你表侄孙睡着呢。”
沙瑞金下意识地想,以前李达康对他可不是这样的,总是说话温柔带笑,笑得眼若桃花,精干里都透着三分乖巧。
不过现在这样的李达康更生动鲜活,他也很喜欢。
沙瑞金自诩有很强的原则性,在李达康面前有时候却不太管用。
比如他无可救药地觉得可能李达康什么样子他都是喜欢的。
不过他还是成功地把李达康从沙盘前面拖走了去看孩子。
二十个月大的孩子,周身上下都还没有一点被人世间的雨雪风霜打磨过的痕迹,新嫩可喜。
沙瑞金忍不住轻轻摸了摸孩子的脸。
李达康看着孩子小手小脚的有趣,也忍不住凑前两步,轻轻戳了戳圆鼓鼓一团的小脸,感慨道:“是挺乖的,跟杏枝说的一样,没有雷打的动静都不醒,你看。”
说着又戳了两下。
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后面的沙瑞金伸手从背后抱住了李达康,问他:“是不是挺可爱的?”
李达康戳得有趣,捏着小孩儿的小手玩呢,嘴上口风不松,说:“还行吧……”
沙瑞金不让他说接下去的话了,咬着他的耳垂说:“那你给我生一个呗。”
李达康扭头瞪他,想骂人:“沙瑞金你——!”
他被吻住了。
沙瑞金把他搡在了墙上,仗着自己肺活量大,深入而缠绵地吻他,一边吻,一边来回摩挲着他的腰身。
白衬衫被摸得从裤腰里跑出来,褶皱起来,堆在腰间,像是将开未开的白玉兰。
沙瑞金想顺势把手就这么伸进李达康的西裤里,只伸了一半就被李达康的皮带限制住了,他只好从侧面绕到后面,伸进去一半手掌,刚好够中指指尖摸到尾椎没入股缝那处凹痕。
李达康被亲得发昏,但他还记得这是什么地方——旁边还睡着个那么点大的孩子!
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掐沙瑞金腰里的肉,偏偏他们的省委书记锻炼充分身材太好,腰里连一丝赘肉也无,掐不住。
李达康气得屈膝踹他,沙瑞金在他踹到自己之前一把握住了他的膝弯,捞在臂间,又向前挤了挤,更好地跻身在了他双腿之间。
修长有力的手指得寸进尺,隔着西裤摩挲着大腿内侧敏感的皮肉。
李达康恨不得咬他,可是他们缠吻正炽,而且沙瑞金待会儿还有个重要的远程视频会议,舌头嘴唇,哪里都不能咬。
李达康被连亲带摸弄得腰都软了,终于被放开的时候,气喘吁吁地瞪了眼前的男人一眼:“你待会儿还有个会!”
沙瑞金一边解他的皮带一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凑在他耳边轻声说:“嘘,轻点儿达康,别把孩子弄醒了……知道我待会儿有会,你就更应该配合我的工作啊,是不是啊省长同志?”
李达康伸手护住自己的皮带,一边紧张地瞄着床上那小小一团娃娃,沙瑞金的手指温柔又不容拒绝得插进了他指缝间,用一种十指交握的姿态去解他的裤子拉链。


【tbc】


——————————
说句公道话,是达康先撩的。

评论(58)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