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三十九

李达康难得下了班后两小时就回家,他对自己目前的精神状态和当前精神状态下可能有的工作效率很不乐观。
还不如回家,争取早点解决这个让他没法专注于工作的干扰因素。
比起逃避问题,李达康热爱解决问题。
坐在专车里整理思绪的时候,车窗外的灯火和车流映进李达康的眼睛里,在他一向寡薄的双眼里点亮了一簇人间烟火。
他想起来那天他陪沙瑞金从会展中心回来的时候,坐在沙瑞金专车的后座里焦灼又疲惫。
他还记得当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根被人绷在指间肆意把玩的皮筋,早晚要被玩松了弦儿听之任之。
仔细想想,他当时可能都隐隐做好了要被领导睡了的心理准备了。
可是沙瑞金想要的比他想象的更少,却又比他想象的更多。
在人生的前五十年里李达康很少去思考一些关乎感情的东西,他不是很能明白为什么很多人会为了所谓的感情死去活来,这是他始终无法涉及也不想涉及的领域。就算是当年和欧阳在一起,其实他的初衷也更多地只是想找一个优秀的异性组成家庭关系,以尽到应尽的社会责任。
他不擅长感情,这是他的缺点,所以他没有什么朋友,又疏离六亲。
他只有他的抱负和理想。
而沙瑞金要他的感情——不知体贴还是狡猾地裹挟着他的抱负和理想,伸手向他要他不知道有没有,即使有也未必能拿出多少来的感情。
李达康有些困扰地抬手按着眼角。
他就像是一个口袋里只有五毛钱的穷人,肚子饿得厉害,老老实实地想要拿着那五毛钱买个白馒头,半个也行。
可是老板不卖给他,老板端出了一桌丰盛的好菜,指了指自己的脸说你亲我一下我就请你吃。
偏偏这老板还不讨厌,长得挺帅,身材也好,还是单身。
李达康只能攥着那张五角钱的毛票愣在那里,亲也不是,不亲也不是。
他掐着额角想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初干脆早点就豁出去陪沙瑞金睡觉:反正他不是女同志,不算吃亏不怕怀孕;他和沙瑞金又都是单身,严格来说也没有什么道德问题。
总好过现在这样,进退维谷,又暧昧地像是熬过头了的浆糊。
回家吃饭的时候他也紧紧锁着眉头,杏枝问他怎么了,李达康放下碗筷揉了揉刚才被自己掐红了的额角,迟疑着组织了一下语言。
他歪着头问:“杏枝,这么多年了,你有没有想过再找一个啊?如果要找,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啊?”
杏枝愣了一下,问:“咋了哥,你要给我介绍对象啊?”
李达康撇了撇嘴:“我就问问,你爱说不说。”
杏枝想了会儿说:“首先得志同道合吧,聊不到一起不行;人品行要好,坏心眼不能有;对我也得好吧,他得护着我啊;最好还能长得神气点,有退休工资和医保,最好是公务员或者事业编。哦,身子骨也不能太差。”
李达康在心里一条一条对着给沙瑞金打勾。
李达康低头扒了一大口饭。
田杏枝同志有点儿激动:“诶哥,真有这样的老头,你可一定得介绍给我啊,是你们市里的干部?”
李达康嗤笑一声:“有这样的条件,人家还能看得上你吗?”
杏枝一想,觉得李达康说得也是,就没再纠结。
李达康又扒了一大口饭菜,不解地想:那他怎么就看上我了呢?
吃完饭他坐在书房桌子上抱着双臂,对着京州市规划图又琢磨了两个小时。
他掏出手机,鼓起勇气把电话打到了沙瑞金的手机私号上。
铃声响了三下,沙瑞金接起电话,没有掩饰笑意里的那一点点惊讶,他说:“达康同志?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
李达康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表,夜里十点半了。
他抿了抿嘴唇说:“瑞金书记,您要是还没休息的话,我想和您说个事。”
沙瑞金在电话那头眨了眨眼,说:“你说。”
李达康沉默了片刻,他说:“电话里说太多不方便,我过去府上当面向您汇报吧。”
沙瑞金真的有点疑惑了,他问:“到底是什么事儿啊,这么郑重?”
李达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没什么波动地阐述道:“您不是要我解带为诚么?”
沙瑞金本来正拿着手机站起来想去烧点热水。
他差点在平地上绊了一跤。


——————
对,下章解

评论(75)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