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段落

李达康指着汉东省规划图,手指从东南直直地向西北划了一条线:“这样的一条高速省道,才可以尽快让西面丘陵地带的农产品运出来,带动西边那几个县市的经济。”
沙瑞金点了点头:“我赞同你的意见。但是涉及到具体的经费,怎么办?西边的市里未必出的起,东边的市里未必愿意出,总不能全靠省财政出。”
李达康敲了敲贴着地图的白板:“不愿意出,那就一个一个约谈动员;出不起的,先尽量出,不够的省里想办法给他们贷款。”
沙瑞金往后靠了靠:“你就不怕他们说你为了政绩横加摊派?”
李达康都气笑了:“这也怕那也怕,还做的成什么事?”
他卷起了衬衫的衣袖,一个市一个市地点过去:“你要是怕担责任,约谈可以由我出面,到时候要是真的出了事,我自己向中央引咎辞职!”
沙瑞金看着他的手腕。
挽起袖口后露出来的那一部分,白皙的皮肉上有一痕鲜明的印记,是微微发暗的红色,绕着手腕缠了一圈,不太规则。
沙瑞金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合时宜,但是他控制不住地想起来了这道痕迹是怎么留下的,想起了那条深灰近黑的斜纹领带,是怎么随着李达康高chao时无意识的挣动,缠绕着勒紧了他苍白的手腕。
他也想起了李达康高chao的时候涣散的眼神和眼尾湿润的水红。
沙瑞金觉得喉咙口发紧,抬手松了衬衫最上面的那颗扣子。
他站起来,握住李达康的手腕,很温和地说:“我不是不同意,我只是不同意你操之过急。”
李达康看着他,还想说什么。
沙瑞金把他的手腕拉到唇边,用嘴唇温柔得摩挲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尖,暧昧地舔舐过那道痕迹。
“达康,我是怕你……又伤到自己。”

——————
深夜福利,无意义段落,瑞金书记x达康省长

评论(27)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