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三十三

学习会研讨内容的具体的梗概依旧来自那位大家很熟悉的知名不具的热心基友,笔者只负责成文。
————————


程教授长了一副标准的学术泰斗的样子,鼻梁上架着厚厚的眼镜,穿着老式中山装,一副和气的样子,看到下面坐满了省市的大领导们也不怯场。
他是见过大世面的,沙瑞金又和他打过招呼,做过担保,更不觉得有什么好担心,就像是教自己的学生一样坦坦荡荡地开始讲古希腊的文明和制度。
老教授年纪虽大却不落伍,PPT玩得很溜,时不时还插播一段视频资料。
在讲到亚历山大大帝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讲到了亚历山大的精神恋人赫菲斯提安。
底下的领导很有几个脸色古怪的,就是明显和不明显的区别。
李达康都忍不住看了眼沙瑞金,沙瑞金正在低头做笔记,一本正经十分专注的样子。
他其实有点不太相信沙瑞金的一本正经了。
两个小时的演讲很快过去,程教授宣布大家先休息一下,干部们就放松了点,有个嗓门比较大的常委忍不住跟旁边的领导抱怨:“这个亚历山大不愧是西方人,就是乱,这什么精神恋人居然是个男的……你说他到底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周围响起了低低地笑声,被搭话的那个常委还没说话,程教授倒是耳朵尖,立刻道:“这位领导,话不能这么说!赫菲斯提安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政治家,他有十分卓越的功绩,他虽然不擅长战斗,但是他精于政务,外交,后勤和城市规划,对亚历山大大帝的事业有极大的、不可或缺的作用。”
说着说着老教授就有点激动,甚至忘了自己已经宣布休息:“亚历山大大帝的伟大在他的时代是非常夺目的,能够和他并肩共立的也只有赫菲斯提安——像亚历山大大帝这样雄才大略的英主,还会在乎他所爱之人的性别么!他所爱的是那个高尚美丽而智慧的灵魂啊!”
参加这个学习会的领导平均年龄都靠五十了,思想比不上常年研究古希腊文明的老教授开放,一时间全场都弥漫着一种诡异的安静,倒是沙瑞金率先给老教授鼓掌:“您说得很好。我们党组织决策的时候,就应该凭借能力,而不是性别,来决定重要职务的委任。”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觉得沙书记不愧是省里的一把手,能够客观地看待不同的理论,并且批判性地融入日常的组织工作中,于是也纷纷鼓掌起来。
只有李达康心里嘀咕。
他不觉得老教授说的话有什么问题,他是去过日本去过美国的人,女儿也在美国读书,他的思想很开放,甚至于超前。
可沙瑞金刚才听到“他所爱的是那个高尚美丽而智慧的灵魂啊!”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弄得他有点不自在。
总觉得这位程教授像是他们沙书记找来的托。
休息之后程教授请大家就刚才的内容提问交流,省纪委书记田国富首先发言,问得问题就本色当行:“程教授,我想请问一下,根据您刚才的说法,这位赫菲斯提安在马其顿帝国,地位煊赫啊!那么,又应该由谁来监察他的权力呢?”
程教授推了推眼镜,认真地说:“这位领导的问题很好,但是首先我们要明白一点,那就是古代马其顿帝国和如今的中国,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行政制度。这个是没有办法用我们现在的理念去代入理解的。当然啦,要是现在,假设亚历山大大帝是我们省委沙书记,那赫菲斯提安大约也就是处在我们李书记的位置,也可以由市纪委易书记监督嘛。”
李达康正在喝茶,听到这句话,一口水就喷出来了。
程教授推了推眼镜,和蔼地笑着说:“李书记不要激动,我们就是举个实际例子,好让大家有个模糊的概念让大家加深了解嘛,我又不是说你就是沙书记的精神恋人了,大家都知道没有这回事的。”

这回哄笑声明显了一点。

顿了顿,出于学术的严谨性,程教授补充道:“当然,我刚才的话太武断,不能随便判断有没有这回事。我想说的是,无论性别还是感情都不该构成是否任用的障碍,只要监督得体,就算是又怎么样?只要能为人民服务!这重要么?”
掌声取代了哄笑声。
田国富一边笑一边微妙地看了眼沙瑞金。
正在记笔记的白秘书从包里找出了餐巾纸,小心地吸掉了钢笔漏的墨。



——————
文盲笔者昨天晚上第一次知道赫菲斯提安,其实他是谁也不重要,程教授说得很清楚了,大家知道他性别男就行了。

kuso:
李书记此刻的内心:沙瑞金到底给你多少钱?!我出两倍求你闭嘴!!!

评论(63)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