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二十六

沙瑞金视角自白向

——————


李达康拎着水杯匆匆走了的时候,沙瑞金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的背影笑。
很好看的背影,腿长腰细,薄肩修颈。
捏着水杯的手指长而白皙,但骨节分明,昭显出一种力量,和少女婉转拨琴的修长手指殊异分明。
肩背是单薄的,但永远是挺直的,直得能让人忽视他的瘦,让人觉得他顶天立地,仿佛什么都扛得起来,一看就是自信又很有担当的人。
这些细节都很迷人。但沙瑞金做了这么多年的领导,什么样的人他没看过?
女人就不用说了,就是男人里,李达康的样貌也不能算是格外出色的,精致好看和英俊阳刚他都搭不上边,用现在小年轻流行的说法,颜值根本不能算高。
但那又怎么样呢?沙瑞金早就过了那种会为色相皮囊动心的年纪了。
于他而言,那些精神和灵魂层面的东西,包括虚无缥缈的气质,都要比那空洞的美丽外表更能打动人。
不过李达康的脾气可是一点都不能算讨喜的。沙瑞金看过很多他主持会议的视频资料,那种尖利得近乎刻薄的语气和嚣张霸道的自以为是,一度甚至让沙瑞金很担心他的个人安全问题。
如果李达康不是京州市市委书记,以他的脾气和作风,很可能会白天被人扎车胎,晚上被人盖麻袋。
至于感情方面好像就更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了——沙瑞金一直都清楚地知道,李达康其实是个相当寡薄的人。
以至于那次在林城见面的时候,李达康笑着小跑过来握他的手,看着那灿烂的笑容的时候,他还在心里小小地诧异了一下。
惊讶于一个寡薄如斯的人,竟也能笑得这样热忱率真。
多的是人说李达康爱惜羽毛到了无情无义的地步,这本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沙瑞金觉得无情无义倒不至于,但寡薄是真的。
寡是寡情,是少情少欲;薄是薄情,是用不上心。
不是不用心,是用不上。
有东西占满了他的心,满满当当的,留下的缝隙太少了,他对别的事情自然就用不上什么心了。
李达康的目光从来都不会在身边的人身上过多停留,他宁可看着太平世界,看着人间烟火,然后着手把它们打造得更美好,更符合他的想象。
能匀出来给身边的人的拢共只有那么一点了,他肯拿出来已是不易,想要再多得,就怎么苛求也没有了。
按理说看透了这些就理应畏难不前了——找这样一个人处对象跟自找心塞没有太多的本质差别,欧阳菁就是前车之鉴。
偏偏沙瑞金就这样被一个缺点满满的李达康吸引了,深陷泥淖,无法自拔,也不准备拔。
他想试试。
他觉得自己没有欧阳菁那么贪心,何况他认为这个满心只有工作和人民群众的李达康是很迷人的,所以他并不想改变这个现状。
如果改变了,那也就不是那个深深吸引他的李达康了。
这样的话就算是解决了最大的核心矛盾。其他的都是小事。
李达康虽然脾气不好,但是本质上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在沙瑞金的认知里,只要是能讲道理的,都算不上脾气坏。
何况看他炸毛也挺可爱的。
虽然要把自己塞进那些本就不多的缝隙里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迎难而上从来都是共产党人的优良品质。
何况沙瑞金也不是李达康那样突飞猛进的性格,他是一点都不介意稳扎稳打徐徐图之。
装作漫不经心地撩拨,好看他隐忍着要炸不炸很有意思;表白后光明正大的追求应该也会很有意思的,何况是省委书记追省会的市委书记,想想都很刺激。
路边随手买来的玫瑰,又哪有自己亲手种下看他徐徐绽放的来的娇艳动人?

评论(42)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