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二十四

李达康想了想问:“哦,您的意思是……”
李达康用手指指了指自己,都笑出来了:“是说您想跟我、跟我处对象是吧?”
沙瑞金眨了眨眼睛:“对啊,我觉得挺明显的。”
“你明显个——”李达康强行把那个脏字咽了回去。看着沙瑞金一脸的正经坦荡,实在是克制不住自己满心的嫌弃:“哟沙书记,不是我说。您真得谢谢改革开放了。不然就您这样的,想跟人家处对象就对人家女同志动手动脚还动嘴的,早就被以流氓罪*论处,抓起来枪毙了我跟你说。”
沙瑞金也笑了,用额头抵住他的,认真地问:“达康同志,你是女同志么?”
李达康噎了一下,瞪着他:“男同志就没人权啦?”
沙瑞金便又拿出来那一脸无辜:“诶达康同志,你看看你又来了。既然提到了人权,那我要再次申明一点,我可从来没有不顾你的个人意愿,借用公务之便强迫过你和我进行任何过密的私人接触——你要是不愿意,随时可以向我提出反对意见。可是你也从来没提过啊。”
李达康气得不想说话,抬手做了个制止的动作:“停停停,沙书记,我知道您能说。这样啊,我在这里跟您表个态:我李达康,目前不想跟任何人处对象。”
沙瑞金看着他竖在自己面前的手,修长白皙,指节莹润,很有那么一点想低头含住他的指尖。或是在他的手心里舔一舔。
不过人家连流氓罪都提出来了,又已经明确的提出了交往请求,太轻佻了不好。
沙瑞金对自己的自制力和耐心还是挺有信心的,他只是歪了歪头,笑得眉眼弯弯:“怎么,权色交易可以,处对象就不行?”
“屁!”李达康那个脏字到底是没忍住,恶狠狠地瞪他:“权色交易也不行!”
沙瑞金噗嗤笑了,他伸出手想摸摸李达康的头发,但是没有,他把手搭在了沙发扶手上,意味深长地问:“达康同志,你处过对象么?”
李达康斜靠在沙发上睨着他:“沙书记,我的档案您应该是看过的。婚姻状况是已……是离婚,我还有个二十多岁的女儿。二十多岁啊沙书记,她都到了处对象的年纪了,您说我处没处过对象?”
沙瑞金笑得越发意味深长:“结婚和处对象可是两回事啊达康同志……你看你,你连亲嘴都不会换气的,说你处过对象,谁信啊?”
李达康都快炸毛了:“不是,不会亲嘴怎么了?!怎么、怎么不会亲嘴就叫没处过对象呢?”
说到这里他稍稍克制了一下情绪,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说:“不管怎么样,这些都是我的私事。既然沙书记您不想谈工作,我那里倒是还有很多工作,就不耽误您宝贵的时间了。”
说着抬步就往外走。
沙瑞金顺势在沙发上坐下了,嘴角含笑,好整以暇。
也没有什么挽留的意思。
李达康快走到门口了,他才忽然出声:“达康同志。”
李达康脚步一顿。
沙瑞金指了指办公桌上:“你又忘记拿水杯了。”







*算是一个很有年代感的罪名,已被废除,常见于cultural revolution期间。

评论(39)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