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十三

李达康对着沙瑞金的时候,姿态一直都放得很低。
谦卑,客套,热络等等这种乍一看热切细品又有点说不清的生疏的词都是可以往上用的。
乃至于私底下有人说:“别看人家李书记对我们像是严冬一样冷酷无情,人家对着沙书记可狗腿了,笑得阳光明媚,走路都带小跑。”
李达康听了也不生气,他一贯敢作敢当,他自己做出来的事,他不否认。
他对沙瑞金有期待,有所求,也有必要刷好感。
所以他随叫随到,有求必应,任打任骂,热情周到得已然更甚于当年对赵立春了。
拎着外套陪沙瑞金视察会展中心的时候他也是一如既往的谦卑客套又热络,不忘稍稍落后了沙瑞金半步,尽职尽责地把主要场馆,二期工程,投入使用的规划,及以此为核心的商圈和招商计划等都详尽地跟这位省委书记讲解了一番。
沙瑞金听得很专注,时不时能提出一些切入点非常精准的问题,他们俩也算是相谈甚欢了。
午后的阳光温暖灿烂,汉东省省委书记和京州市市委书记之间的气氛融洽得就好像刚才在沙瑞金办公室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也就是好像而已了。
视察会展中心的时候,沙瑞金又十分自然地握了李达康的手臂一次,揽了李达康的肩膀一次。
李达康习以为常地不动声色,就好像领导握他手臂的时候手指没有在他小臂上暧昧轻抚;揽他肩膀的时候也没有故意凑过来对着他的耳朵吹气。
面上笑得活泼明媚,实则觉得身心疲惫。
李达康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根皮筋,被沙瑞金套在手指间随心所欲地抻着玩,而且每次拉到极限之后都要绷一会儿才肯放开。
而且沙瑞金还玩得很有分寸,连把皮筋抻断弹自己一脸的的机会都不给他,每次松开劲儿都是恰到好处点到即止的。
质量再好的皮筋也禁不住这样玩,早晚被玩松了弦,到时候想绷也绷不起来。
哦,可能这就是人家沙书记追求的效果。
李达康靠在省委书记的专车的后车座上捏着手指漫不经心地想,人家沙书记没准就等哪天自己真的被他玩松弦了,实在没有那个耐性也没有那个气性和他周旋了,再摘取胜利果实。
到时候别说解带,想解什么解什么,还不是由着他沙书记高兴么?
去他妈的解带为诚。
他真得已经在考虑,能不能明天就让杏枝去那个小商品批发城买十条开价二百五成交一百二十五的皮带,用缎带打上蝴蝶结送到省委大院一号楼,恭恭敬敬双手奉上求沙书记看在他李达康满怀诚意的份上就此罢手。
以杏枝讨价还价的能力,十条应该能还到一千左右,没准只要九九八。
李达康你真幽默,都快晚节不保了还能编笑话呢。
京州市市委书记在心里默默地嘲笑了自己一下,偏过头看着车窗外渐次亮起的路灯,头脑十分难得地基本已经放空,没有在想别的工作了,只是漫不经心地琢磨着周一会上的发言稿。
几乎要忘了自己还坐在沙瑞金车里,旁边就是正在闭目养神的省委书记。
直到坐在他旁边的沙瑞金忽然伸手挠了挠他的手心。
李达康一瞬间吓得差点跳起来,幸而他用所有的理性制止了自己反应过激,但还是猛地抽回了手,从车座上弹起来坐正了问:“沙书记,怎么了?您有什么指示?”
沙瑞金笑眯眯地看着他,一副关心下属平易近人的模样,温和但不容拒绝地说:“想必达康书记晚上又没有安排吧?一个人回去吃饭也怪冷清的,走吧,还是去我那儿吃,吃完有事儿跟你说。”
李达康都有点儿懒得推脱了。
吃饭就吃饭吧,只要不是留他睡觉就行。
他说:“好的沙书记,劳您费心了。”


——————
其实已经松了弦儿了……

评论(23)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