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六

之后李达康倒是有几天没见到沙瑞金,听说是和省纪委的田国富书记一起到吕州去考察了。
李达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下意识地屈指轻轻敲了敲办公桌,然后站起身来,从一边的文件柜里找出了吕州市的地图。
他曾经在吕州当过市长,那时候的地图虽然还在,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区划和地标早就天翻地覆,已经收在了家里。现在看的是吕州市今年新印的地图,乍然打开的时候却还是觉得很熟悉,而月牙湖就像是一道伤疤,横亘在吕州地图的中心,触目惊心。
李达康用手指点在月牙湖上轻轻地连续弹动敲击着,指尖偏一偏就能点在赵瑞龙的湖畔美食城上,他又想起了赵瑞龙来和他说得那些话,面上只是漠然,无悲无喜。
沙瑞金此时到吕州去考察,听说行程安排就有月牙湖,恐怕那美食城就是沙瑞金下手的靶子。
现在吕州,尤其是月牙湖的治理正好是易学xi在管……易学xi终于是要时来运转了。
李达康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把吕州地图卷起来收好,继续看他自己的会议文件去了。
被通知要召开省委办公会的时候,李达康忍不住抬手摩挲了一下嘴唇。
沙瑞金从吕州回来了,看来是有人要倒霉了。
隔天会前看到高育良他还心情挺好,多年的老对手又道不同不相为谋,眼见着对方要出事,当然身心愉悦,但是沙瑞金从后面过来,拍了拍他的手臂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他忽然就觉得后颈发烫。
李达康不动声色,客套地笑着和沙瑞金寒暄了两句,等到沙瑞金走过去了,却还是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后颈,想要把那种不正常的、可能属于沙瑞金的热度揉散。
沙瑞金回头看见了,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神色如常地跟高育良也打了招呼。
办公会倒是开得挺好,易学xi总算是熬出了头,高育良成了众矢之的,祁同伟的副省级彻底盖棺定论得黄了。
就算是被沙瑞金评价为爱惜羽毛,李达康也并没有太在意,这样的话太轻了,沙瑞金几乎像是刻意在维护他,轻描淡写的批评,无足轻重的定性,对他对高育良的评价,几乎可以被视同夸奖。
却还是忍不住想,我怎么能不爱惜政治羽毛?
毕竟除了这一身羽毛尚算得清白干净,李达康已是孑然一身,一无所有。
散会后收拾东西的时候,李达康就在想,是时候约王大路和易学xi喝酒了。
沙瑞金却又说要开民主生活会。李达康难得和高育良统一战线,一时半会儿不想开这个会,只是领导坚持,他干脆积极了一把,要求主动发言,谈谈欧阳菁的事。
自我更正道不是妻子而是前妻的时候,沙瑞金笑了一声,李达康不敢深究那笑到底是什么意思,只作不闻。
不能深究。李达康想。
汇报交底很重要,先前如果不是把要跟欧阳离婚的事和沙瑞金先请示汇报了,被侯亮平拦车的时候,他未必能像现在这样全身而退。
沙瑞金仍旧是笑得宽和大气,说:“这个问题,我早就在等你来找我谈了。”
李达康不知道是自己神经过敏,还是沙瑞金话里真的有深意。
但是之后沙瑞金一如既往地把他的问题轻拿轻放,把这种寻常人百口莫辩的事轻描淡写地定性为“缺乏警惕性”。
这么好的梯子摆在那里,李达康自然就顺势而下,只是想起了欧阳,心里总不是滋味。
直到听沙瑞金批评起了高育良,说他和自己是“一正一反”,才稍稍缓过来了些。
这话说得可是够重了。
李达康笑了一声说:“您用的权贵二字,可真是太准确了。”
高育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李达康泰然自若——无所倚仗,自然不惧牵连。

 

评论(12)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