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解带为诚·五

李达康不喜欢运动,也不喜欢娱乐,更没有业余爱好。
GDP是天,工作是地,党和人民心中常惦记。
他觉得自己过得无比充实,半点都不觉得无趣。
但也就他能这么觉得了。
沙瑞金拿起了他的茶杯给他添水,李达康立刻站起身,毕恭毕敬地双手接过领导递过来的茶杯,沙瑞金压了压手让他坐下,笑着说:“别这么客气啊达康书记,坐,喝茶。”
李达康坐下欠了欠身,捧着茶杯没喝,认真地继续先前的解释:“关于陈清泉的处理就是这样的,双开陈清泉的党籍是通过了市委会议的,虽然说按理要先有了公安部门的处理结果,再做出组织上的处理。但我个人觉得,像是陈清泉这种干部,多保留他的党籍一天都是给党旗抹黑,所以市委会议决定先双开,再移交公检法部门进行处理。”
虽然昨天在会上就强势地做了决定,但是这个事情毕竟不符合程序。最近是多事之秋,李达康又被人有心无意地架在风口浪尖上下不来,由不得他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和谨慎,今天一早就来向沙瑞金报告双开陈清泉的事情。
沙瑞金认真地完,点了点头:“这个事情我知道了,市委做得没错。”
李达康笑了笑,这才低头喝了一口茶。
他坐着,沙瑞金站着,能清楚地看到李达康苍白的后颈上覆盖的柔软的碎发。
李达康像是被他的目光烫到,猛地抬起头来,却又装作不知情,仍旧是镇静地对他笑。
沙瑞金指了指墙角的篮球说:“达康书记平时喜欢运动么?篮球打么?”
李达康连忙摆了摆手:“我可不会这个。我这个人无趣得很,不能跟您比。”
那天环湖陪这位领导骑了二十七公里的自行车,李达康回来就腰酸腿酸屁股酸,整整一个礼拜人都是不好的,夜里睡觉还腿抽筋,简直是惨绝人寰。
沙瑞金笑了笑,打量了他两眼说:“看着也是。”
省市各部门这么多领导干部,基本都是常穿白衬衫的,但是能像李达康这样把白衬衫穿得空空荡荡的,沙瑞金暂时还没见到第二个。
他有点不合时宜得想起来那段在肋下就陡然一收的腰线,回味了一下才说:“平时要多注重劳逸结合啊达康同志,热爱工作固然好,但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李达康点头说是,然后下意识地看了看沙瑞金。
沙瑞金没穿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衬衫,胸肌分明饱满,充满力量的线条隔着白衬衫就能看到,李达康想起自己白斩鸡一样削瘦单薄的体型,低下头笑了笑。
沙瑞金绝对算是英俊帅气的美男子,虽已是徐娘半老,但看得出风韵犹存,而且很注重锻炼,身材非常好。
李达康想来想去,就算是有人喜欢男同志也应该喜欢沙书记这样的嘛:仪表堂堂的英武男儿,长得帅身材好,雍容大气,沉着冷静,脾气也好,待人温和又平易近人,简直是大多数人选择伴侣的理想型啊。
李达康这样想着,又笑了一声。
*今有人于此,舍其文轩,邻有敝舆而欲窃之;舍其锦绣,邻有短褐而欲窃之;舍其粱肉,邻有糠糟而欲窃之——此为何若人?
李达康在心里自问自答:还能为什么?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智商低。
他不知道沙瑞金到底图自己什么,而且也一点都不想知道。
反正应该还不至于是想拍他的裸照。
他在低着头胡思乱想地时候,沙瑞金忽然伸手摸了摸他的后颈。
李达康打了个寒战,毛都要炸了起来了,下意识得就想躲开了他的手,没想到沙瑞金得寸进尺,还在他后脖子上撸猫似地撸了两把,才一脸好奇地问:“达康书记,你是不是有点天然卷*?”
李达康被他摸得后脖子有点发酥,闻言愣了愣,才笑着说:“是啊。”
他还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天然卷,所以不能留长,梳不了背头或者分头。”
沙瑞金笑着点了点头,非常自然地收回了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李达康一点都不介意跟他对着装,装没事发生总比把事情捅破来得轻松愉快,他又和沙瑞金聊了两句有的没的,这才起身告辞。
然后在家门口被赵瑞龙堵了个正着。


*:今有人于此,舍其文轩,邻有敝舆而欲窃之;舍其锦绣,邻有短褐而欲窃之;舍其粱肉,邻有糠糟而欲窃之——此为何若人?仍然出自《墨子·公输》。
*吴刚老师有点天然卷。从某些角度看达康书记的刘海会有一种空气刘海的错觉。比如跟孙建成立军令状那里。

评论(23)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