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历史同人/良平】鄙圈很乱·外篇(含萧韩)

夜阑更静宜放雷。

吃我玻璃渣。






【曲逆侯最喜欢的是什么?】




刘邦摸着下巴笑了:“阿平么,最喜欢的当然是酒色财气——同朕一样的。再说了,男人嘛,这几样谁不喜欢?”



吕媭哼了一声:“醇酒妇人啊,他还能喜欢什么。”



周勃将汗湿的内衫换下,没好气道:“功名利禄,爵位前程才是他最喜欢的东西。”



吕后略偏过头,似笑非笑道:“错了。陈君侯这样的聪明人,最最爱重的,分明是自家性命。”



萧何笑着叹了口气,蹲下身细细地拔去韩信墓前滋生的稗草,青绿的草汁渗出来沾在他苍白的手指上,并指捻搓也搓不干净。

他不答反问:“曲逆侯自己怎么说?”



陈平揽住张良,低头吻了上去,一面吻一年解自己的衣襟。

张良瞳色一深,不怎么费力地将他按在了桌案上。

陈平就顺从地分开了双腿,浅笑着低低唤他:“子房……”

亲吻落在耳后,枕边耳语缱绻深情:“平最喜欢的,自然是留侯你啊。”

张良按着他的腰,抵了进去。陈平蹙着眉喘息着,微扬起脖颈抬手抽开他的发簪。男人裂锦似的黑发刷得散开,洋洋洒洒披满一肩,垂落下来,遮断了视线。



【你信么?】



云雨过后,张良自顾自起身整理衣衫。陈平已经睡了,眼角还残留着一道水痕。汉的留侯没有留宿的打算,修长有力的手指抚平襟袖,推门将出时脚步一顿,下意识地又回头看了一眼榻上的陈平。



“他最喜欢的分明是他自己。他这种人,也只会喜欢他自己而已。”







“果然还是,留侯知我。”

【THE END】

评论(2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