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现架番外】【孙沈】心结【狗血慎入!】

徐院长和他家薛将军约好了搬家地时间,在一个甜腻绵长的亲吻之后把人送出了家门,想了想还是掏出了手机,给沈在新打了个电话。
铃响三声,沈在新的声音响起来,带着一点慵懒和调笑:“喂,寿康哥,你家薛将军这么早就走啦?”
徐院长不怎么禁得住调笑,抬手揉了揉耳朵说:“伯陵人很好的,我……我将房产都给了碧微,他来过一次,说他那里轩敞,安保也好,我就……”
沈在新轻笑了一声,他拿起醒酒器晃了一晃,把里头的红酒倒进了杯子里,酒液和杯底,酒液和酒液碰撞的声音别是一种潺潺。
他说起话来有一种刻意的温柔含笑,这样的温柔不同于徐院长多情款款的温柔,透着一点漫不经心和清冷的意思。
他说:“薛岳挺好的。他做人很正派,做事也讲很规矩,就是听说脾气不好,脾气上来了不怎么讲道理,他的老部下都骂他是神经病的。”
徐院长的手指无意识的得摩挲着画布,用指尖再画布上勾勒一张面孔的轮廓:“伯陵他……他对我很好的。”
沈在新笑出了声,他说:“这样,那就好。”
他抿了一口红酒。听到电话那头说:“在新,你不介意我和伯陵的事么?”
沈在新笑着反问:“我为什么要介意?”
徐院长的声音带了更多的笑意:“那真是太好了。对了,伯陵与我说,有人在追求你呀,你怎么从来不和我提?”
沈在新眉头微蹙,慢条斯理地说:“我现在有点介意了。”
徐院长在那头叹气:“十五年了。你直到现在都是一个人……也该放下了。你是不是,又在办公室过夜的呀?”
沈在新没说话,他又抿了一口红酒,手指无声地抚过办公桌上的相框,笑着答非所问:“那么容易放下,这个世上早就全是立地成佛的人了。”
他挂了电话,拿起那个相框坐进了沙发里。看一眼喝一口酒。
照片里的男人有和他一样的相貌,却更年轻也更斯文,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衬衫挺括,很精英的样子。
他把照片捂在心口,小声地叫了声:哥哥。
他放不下,也不愿意放下。
手机又振动了几声。
沈在新躺在沙发里抱着照片不想动,他知道会是谁。眼角余光瞥到自动亮起的屏幕上,跳动的那个头像上的男人才华横溢军装笔挺知情识趣盘靓条顺,就没有什么不好的。
除了喜欢自己。
沈在新抿了抿嘴唇,有些困扰地替对方觉得很不值当。有这样好的条件摆在那里,这么多年这么多精力投入进去,追谁追不到呢?
偏偏要来招惹自己。
他没有去拿手机,而且抱着他亲哥的遗照喃喃自语:哥哥啊,你说你那时候,怎么就没有把你喜欢他的事告诉他呢?那你也就不会走得这么遗憾了。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喜欢他,喜欢得命都没有了……你早和他说,你这么好,他一定会喜欢你的。
毕竟他连我都会喜欢上的。

【完】
——————————
所以就是……北大中文系高材生沈立新在和清华的联谊活动中对清华土木系高材生孙某一见钟情,听说孙某投笔从戎之后毅然跑去参军,然后……的故事。
弟弟沈在新在为他收拾遗物的时候看到了日记和照片。
所以连亲都没亲到过,yeah。

评论(82)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