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PWP】忘念相逐(木子人土土文集02)

木子人土土:

忘念相逐


鸣谢 @兰台少卿 太太的土太文楼,此篇摘取忍以外余下的梗,请确认您知道是什么。




写在文前:木子人土土日前表示,三观正常且完好,不接受撕逼与道德讨论,描写罪恶不代表不知道这是罪恶或赞同罪恶。


一辆五味陈杂的黑车,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钥匙搅动门锁,发出利落的一声脆响。


李达康将京州日报又翻过一页去,跳过方才满版的娱乐绯闻,眼皮也没抬。


午后张扬恣肆的刺毒阳光在微张的门洞旁裁剪出一个剪影。


皮鞋根敲起的脚步声渐渐靠近,一片阴影终于遮在了李达康面前。阴影静立一会儿,有了动作,将一张白底黑字的纸贴到报纸上,横在李达康和一篇反腐社论间。


李达康就着刚刚那行的末尾换行,没什么表情的浏览起了白纸上的内容。


沙瑞金等他大概看完了,脸上舒缓出一个笑容:“阿兹海默。”


李达康瞄了他一眼,又翻过一页,灰色的报纸覆去了突兀的白色,他心不在焉地浏览着新闻,独自坚守了一段时间的沉默,然后抬眼,盯着沙瑞金,喉结微动,最终没有说话。


也不需要言语了,沙瑞金看得懂那个眼神。


沙瑞金,你活该。




沙瑞金毫不在意地笑道:“是啊,我活该。”


“我很快可以忘掉操你的这些年了,你呢,李省长。”


亡者诚已矣,徒令存者伤。道理是一样分。


他满意地看到李达康之前维持的带着虚伪色彩的镇定被敲出了裂缝,而且那裂缝愈发蔓延张裂。那双捏着报纸的手收紧了,指节的白色渐渐泛出来。


几份没签下来的文件被沙瑞金拍到桌子上,沙瑞金扬手指了指文件,又指了指李达康,“自己选。”


这有什么能选的,沙瑞金又不会马上离职把工作交给后人,更别说后人什么时候能来了。李达康几不可见地往沙发后背又靠紧了一些。








请再次确认您知道这是什么并已成年拥有正确三观


















李达康把水杯推了回去,站起来,在沙瑞金意味不明的注视下向他微微鞠躬。


“感谢您和组织的栽培提点,感谢您为人民做出的贡献,为此我仍然尊敬您,感激您。”


“但我,李达康,希望此生和你不再有任何交集。”








沙瑞金毫不惊讶,他微笑着目送李达康转身离开。


摇了摇头。


古人云,“勿念,勿忘也”。






1.勿念,勿忘也。出自尔雅,有我曲解的成分。


2.报国行赴难,古来皆共然。《赠王威古》作者:崔颢 


3.捐躯赴国难,曹植啦大家都知道


4.丈夫誓许国,愤惋复何有。杜甫,大概是《出塞》?


5.男儿徇大义,立节不沽名。《相和歌辞·胡无人行》聂夷中


6.亡者诚已矣,徒令存者伤。乔知之,苦寒行。




至于标题,受启发自:壮将欢共去,老与悲相逐。司空曙。




bug请忽视,约定俗成点赞以示已阅,拒绝白嫖。

评论(17)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