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衍生」末班车(薛岳X徐悲鸿)

就是接之前的分别那一段,套车大业进行到现在,我也无愧于党和人民了。

Chloe:

前文见 @兰台少卿 




    徐悲鸿掷下空杯俯过去,用唇齿给薛岳第四盏酒,嘴唇味辛,沾着酒气,亲得久了就还是甜软。春夏之交的渝城,四处是香的,任是何种时运,栀子和香樟总归是不懂事的。画家去吮他的舌头,眼睛闭着,乌云便也都是身后的事。


    链接

评论(14)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