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薛徐】这是我表哥和他爱人(12)【全文完】

(12)

 

饭后娱乐活动是没有娱乐活动。

毕竟李达康连扑克牌都不会打,沙瑞金拉着他饭后消食散步的时候薛岳和他徐家表哥也没有一起,毕竟那一位有伤在身。

李达康至今有点缓不过来,十分受不了大表哥和他对象这个腻歪法子,尤其自己和沙瑞金还和那老两口双双撞脸,视觉效果上崩坏感十足。

散步的时候遇到田国富,汉东省纪委书记看着他俩辨认了一下才上前打招呼,跟他俩感慨了一下今天真是个适合走亲戚的好日子。

沙瑞金忍不住澄清了一下:“国富同志,我要在这里说明一下。达康同志的表哥确实是他表哥,那个自称是我表弟的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田国富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那他是……?”

心说不应该啊,长这么像,别说表弟,要不是年龄对不上,说是双胞胎他都信。

李达康清了清嗓子:“咳,他是我表哥的爱人。”

田国富惊疑不定,忍不住想,难不成长成这样两张脸的都容易凑成一对儿?真想打电话给研究人类学的侄女提供点研究素材。

沙瑞金仍旧笑眯眯的,指着李达康说:“不过我之前也不知道,徐院长居然是达康同志的表哥,你看他瞒得还挺严实啊。”

李达康就笑了,连忙摆手:“这么多年没联系。我一开始也不知道啊。何况他一直在国外,又改了名字的。不然的话,早知道我有这么大一国宝级的表哥,早让咱们汉东省博物馆换镇馆之宝了。不过他现在答应给汉东省博画个大幅油画了。”

田国富点了点头:“是啊,徐院长可是美术界的瑰宝啊。他的画,那可是了不得的。汉东省博这下可是赚大了。”

提到了徐院长和画,沙瑞金忽然就想起来,又把徐悲鸿想给田国富画像的事情提了提。国富同志听了确定不会有问题之后,也觉得这是好事,于是答应了。

这么一圈溜达完,回到家里,李达康惊奇地发现杏枝都去跳舞了,表哥两口子还在沙发上腻歪。

薛岳面不改色地把他家徐院长抱在腿上:“是这样的,悲鸿身上有伤,不太方便行动,我冒昧地想,能不能让我们两个在府上借住一宿,等到明天,他稍微好点儿了我们再离开。”

李达康琢磨着好像没什么毛病,就答应了。反正客房是现成的。沙瑞金瞄了一眼墙角那两个高仿的爱马仕行李箱,想了想,没说话。毕竟这里是李达康家,他身为老伴儿也不能上赶着做主。

再说了人家表哥好容易来一回,估计也没有下回了。

于是就这么决定了。

李达康说完就去书房看规划图了,沙瑞金想着不能把客人都撂下,就在客厅聊了很久。

他跟薛岳还是挺有共同话题的,忍不住就“如何应对爱人前妻留下的子女”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宾主尽欢。

夜里沙瑞金忽然惊醒过来,李达康正抱着双臂开着夜灯,坐在床头运气。见他醒了,不由看了他一眼。

沙瑞金揉了揉眼睛,迅速地醒了过来,伸手去搂他老伴儿的腰,玩味地笑道:“达康,我跟你说,我刚才做梦的时候梦到你……”

李达康拍开他的手:“梦到我什么?你该不会是梦到我在叫床吧?”

沙瑞金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想,达康同志这是怎么知道的呢?

他也很好奇自己怎么会做这样清奇的梦,而且平时李达康在床上都挺克制的……

李达康好像知道他在说什么,指了指墙,冷着脸咬牙切齿地说:“亏你还能睡到现在——那压根就不是我叫的,是别人在叫——客房里折腾半宿了都!”

沙瑞金顿觉大开眼界。

 

 

【完】


评论(75)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