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衍生】【薛岳x徐悲鸿】片段式灭文法8

*半架空au,衍生拉郎,全是私设
*薛·《长沙保卫战》·岳x徐·《徐悲鸿》·悲鸿
*总觉得自己把徐院长的格局写得太小,形象崩得太厉害,就很蓝过……尽量找补一点吧ORZ

【锋芒】

“薛司令,您和悲鸿熟么?”张道藩一脑门子官司的样子,薛岳端详着他,从脸到肩,及腰至腿。忍不住就暗自想,这人到底哪里有我家徐院长好呢?蒋碧薇真是不识人的。
幸好她不识人。
他这才意识到张道藩对他说的话?
和悲鸿熟么?
薛岳眯了眯眼,说:“那不能说是熟。”
怎么能叫熟呢?他前天还亲口对我说,他是我的呢。
张道藩笑了一声:“也是。看我这急得,也是乱了阵脚了。”
“怎么了,张次长。”薛岳扬了扬眉梢,问:“徐院长他……怎么了?张次长您,堂堂一位内政部的次长,位高权重。他一个大学教授,能叫您为难?”
他是真的不解。徐院长这样温温软软好说话的文人,连他那些学生都没有怕他的。
想着心里又有些发酸了,岂止是不怕他,趋之若鹜啊。
张道藩听了薛岳半真半假的奉承,连忙摆了摆手:“薛司令,您这可真是折煞我了。”
说着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一副头痛的样子:“唉,薛司令您是不知道,徐悲鸿自从欧洲巡展回来,声名大噪啊。俨然是世界第一流的画家,是当今第一等的艺术家啊。可是您看看,他做得都是些什么事情?”
薛岳眨了眨眼:“这我倒是真的不清楚,愿闻其详。”
蒋委员长一贯是说,军人不得干政的。他也无心理会党内那一团乱麻的事,向来只着眼军事。他倒还真的挺想知道,他家徐院长能做出些什么事来。
叫张道藩这样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人,也能被逼得这样着急上火。
张道藩可能真的是被逼得急了,满腔郁郁没处发泄,难得见有人愿听,迟疑了片刻,叹了口气道:“唉,他做的事多了。前阵子蒋委员长不是提出,要拆南京的明城墙取砖么?他是带头反对啊。*又是在报上发文章,又是公开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弄得当局,乃至于蒋委员长,都是极其的狼狈啊。”
薛岳皱了皱眉头:“哦,他这么厉害呢?为了一截墙头,得罪蒋公。”
张道藩握拳,轻轻敲了一下手心:“可不是嘛!但是蒋委员长宽宏大量啊,非但不和他计较,还很欣赏他。一心呢,就想要他给画一幅像。我和他是老同学了,这件事便着落在我身上。我同他讲,委员长是如何地宽容他,器重他。又讲到润资,便是也天价任他开的。可他呢——他是一口回绝啊!”
说着就又心烦起来:“你别看他平日待人和气,其实啊,牛心左性,骨头极硬,而且心高气傲,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我真的是要烦死了。”
骨头硬么?那把腰身分明柔韧得很,塌下去是一个圆满又迷人的弧度,弓起来则是另一个,可以被肆意弯折的。
内里竟是这样傲骨铮然,凛然不屈的。
他又想起了那个雨夜,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为了田汉奔走的徐悲鸿来。
薛岳低下头,轻轻地笑了一声。他决定回去就让徐院长给他把画像画完。

——————————

*拆明城墙取砖:《徐悲鸿》剧中提及的情节,不过其实是在欧洲巡展之前的事情。不过本文半架空,就稍稍调整一下这个时间线。

评论(20)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