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薛徐】【恶搞向crossover】这是我表哥和他爱人

(11)

徐悲鸿要挣起来,薛岳按着他的腰不许他挣,铁了心要把药膏揉开,摁着他的腰不说,指尖还在他腰窝里挠了挠。
徐悲鸿这下子彻底软了腰,一面小声催薛岳“你快些呀”,一面分神留意着外面的动静,生怕听见钥匙响。
但外面那两个人说了两句话之后,就听到“咚”的一声,就没了动静。
薛岳噗嗤笑了,一边揉他家徐院长的屁股,一边凑过去咬他通红的耳尖:“我跟你怎么说的?这位沙书记,可是个很有办法的人物。”
徐院长想着表弟和自己一样细瘦的身条,再想想那位沙书记不逊色于薛岳的健美身材,默默地为李达康捏了把汗。
沙瑞金一手压着李达康的手腕,一边很温柔地吻他。李达康有点抗拒,但沙瑞金的作风更为强硬且不容拒绝。
舌尖温柔得舔过齿龈,正要舔他上腭的软肉,猝不及防被咬了一下。
沙瑞金“唔”了一声,收回舌尖,却不放开李达康,仗着自己结实有力比他宽,把他压在墙上,仍旧是一手撑着墙,一手按着他细瘦漂亮的手腕,温柔得啃咬着他的唇瓣。
李达康气得不行,又挣不开,被吻得气短,于是恼羞成怒,也去咬沙瑞金的。
薛岳扶着徐悲鸿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两位正抱着在走廊上啃成一团,难分难解。
薛岳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目不斜视地问:“沙书记,李省长,是不是该吃饭了?”
徐院长不太能想象他这个正直过头的表弟跟人接吻的样子,按捺不住艺术家的好奇心探了探头。
沙瑞金转过身把李达康护在背后,抽出手绢擦了擦嘴,同样一本正经面不改色地说:“是啊,杏枝菜都弄好了,就等您二位了。”
李达康气不过,踩了他一脚。
又伸手在他头上揪下来一根头发。
这就比较疼了,沙瑞金捂着头扭头看他,不解地问:“达康,你这是干什么?”
李达康捏着那根头发拨开他,对着薛岳摊手:“你也拔根头发给我,我个人出钱去给你们俩去验DNA。”
薛岳笑眯眯地表示:“我父亲可没有去过沙家坝。再说我一个国民党,真的有点什么血缘关系,可不是影响沙书记的仕途么?”
说着一挽他家徐院长,温温柔柔地说:“悲鸿,走,我们去吃饭。”
李达康愣了一下,看着他俩这个蜜里调油的样儿,不由感慨原来沙书记没骗他。
敢情还真是闺房情趣啊?!
杏枝已经把饭菜都端上了桌,李达康和沙瑞金坐一头,薛徐两个本来应该坐另一头的,薛岳看着旁边椅子上多铺的垫子和有些为难的徐院长,朝他伸出了手:“悲鸿,来。”
徐院长犹豫了一下。
杏枝独自坐在餐桌顶头那个位置,一副见过大世面的不以为意:“没事大表哥,都是自家人,别拘束。”
徐院长就默默坐在了薛将军腿上,屁股悬空着,侧身靠在他怀里。
李达康觉得实在是没眼看,拿过勺子里沙瑞金给他挑好骨头的清蒸鱼,一口就吃了下去。

评论(66)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