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台少卿

人生识字忧患始。

【沙李】【薛徐】【恶搞向crossover】这是我表哥和他爱人

(7)

 

李达康接了杏枝的电话,难得没顾上加班。

但沙瑞金回去的比他还要早一点,因为他第一时间收到了田国富的通知。

打开门就看见客厅墙角放着两个爱马仕的旅行箱,徐院长正趴在沙发背上给厨房里的杏枝画素描,外套已经脱了,腰身被马甲束得盈盈一握,又是跪姿,更分明。

沙瑞金决定去给李达康买件西装马甲,就纯黑的好了,忒显腰。

徐悲鸿又画了两笔才回过头来,笑着叫了声:“沙书记。”

沙瑞金还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用这么奇怪的姿势趴在沙发背上,就听他说:“沙书记,你们省纪委的工作忙不忙呀?”

沙瑞金斟酌了一下,觉得回答忙不忙都不合适,反问道:“您有什么事儿么?要检举?”

徐院长低低地嘀咕了一声“我就是检举那只虎崽你们也管不了啊”,说着还有点气鼓鼓地捏着手里的素描铅笔。顿了顿才偏过头笑着说:“刚才我在你们省委大院门口问路的时候,你们省纪委一位姓田的书记带我过来的。我想问问他有没有空,我私人想给他画一幅相。他的眼睛,非常非常与众不同,很有一种……一种气质,一种纪检干部的风貌,非常独特。但是画像这种事毕竟要征得他本人同意,我和这位田书记也不过是一面之缘,沙书记您是汉东省的一把手,我觉得由您出面商量,可能会比较好一点?我贸然提出的话,可能会有点唐突。”

沙瑞金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过徐悲鸿是要为田国富画像,不过仔细想想,这似乎又是最为合理的说法。

徐悲鸿又想了想,认真地说:“我知道我的画可能市价比较高,你们当官的现在比较忌讳这个的,所以我会保留画像的,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沙瑞金眨了眨眼,点了点头说:“那改天我和国富同志说说吧。”

徐院长也眨了眨眼睛,他有点想说,那田书记不就住在隔壁么,为什么现在不能去说,还得改天呢?

难怪国内的政府办事效率总是为人所诟病呢。

虽然外国政府效率更糟……

徐院长正要再说话,李达康开门回来,一眼就看到门口那俩爱马仕的旅行箱,嗓音顿时拔高了一点,对着他表哥质问:“你就拎着这俩箱子,从我们省委大院大门口进来了,还一头撞上了我们纪委书记?”

徐悲鸿茫然地应了一声:“这箱子怎么了吗?虽然是假货,但是仿真度挺高的,应该没人看得出来啊。”

李达康一句话没来得及怼出来,呛了一下。

沙瑞金正准备安抚李达康叫他不要激动,闻言也懵了一下,但还是温柔地给李达康拍了拍背。

李达康顺了顺气,又看了那箱子两眼,笑了起来:“看着倒是挺真的……您这么大一个艺术家,一幅画卖那么多钱,一块表价值小半条轻轨线,就拎俩假皮箱啊?”

徐悲鸿正了正颜色:“人的物质生活需求很有限的,皮箱这种东西,只要轻便结实,是什么牌子的很重要吗?也就是伯陵要叫我用这个,我本来还觉得我母亲留给我的那两个老皮箱挺好的呢。这么多钱买个皮箱,还不如捐给大学成立助学基金呢。至于我的表……那是艺术品!”

“好好好,艺术品。”李达康放下了公文包,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这才意识到他表哥奇怪的姿势:“诶哥,你坐啊,趴着干嘛?”

徐院长顿时红了脸,扭头趴了回去,小声地骂了一句:“薛伯陵个小赤佬是混蛋……”

李达康还没领会到这其中的因果关系,沙瑞金已然福至心灵。

原来是被收拾得狠了,所以离家出走……

 


评论(70)

热度(371)